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

七日,御医们在莫依娘房里整整待了七日,白孟璃天天守在门外,每每见送饭的宫女出来,都会问一句“母子可否平安”!但宫女们总是摇摇头,告诉他饭菜都是放在房间的内厅,她们不能进入房间内,所以并不知情。(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抬头望向那轮明月,白孟璃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袖,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明明说好的莫依娘登基为皇,她就可以回到她的家乡,但现在,她却好好的留在了这里,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么?是因为自己没有走那个老头安排的路,所以莫依娘才会继续留在这里的?

“怎么!后悔了?”

身后传来沙哑的男声,白孟璃没有回头,这个时候冒着生命危险独闯守卫森严的凤仪宫,除了他问御均,就再没别人了,“孤从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收起刚才的疑惑,他不能让问御均知道自己后悔的迹象。

“呵!随你怎么说吧。”问御均说着就往莫依娘房间里走,白孟璃原本想拦住他的,但转身看见他手上拿着的东西时,不但没有阻止,还挥手让羽林卫退下,眼睁睁的看着问御均开门,然后关门。

看着问御均凌乱的发梢,脏乱的衣服,白孟璃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问御均...”白孟璃推开即将关上的门,犹豫了许久,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只要,好好的宠着她就够了,如果,让我知道你让她受委屈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问御均说完,便将门关上了。

良久,便见门口再次打开,小月从里面出来,只见她一脸焦急的喊道“快,快去拿热水,还有,快去太医院拿止血药来,越多越好,不,全部拿来。”

白孟璃本想上前询问情况,可小月并没有给他时间说话,便又进去了,见其他人都未反应过来,白孟璃大吼一声“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凤仪宫,仅仅因这一句话,便乱成了一团。

大约三个时辰左右,就在白孟璃要忍不住破门而入时,屋里传来了一声女人的惨叫声,这是莫依娘的声音,随后便听见了婴儿的哭声。

不一会儿,小月急忙的走出来,一脸喜悦的给白孟璃行礼“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生了个小皇子。”

“皇子...”压制着内心的喜悦,望向天边的明月,问御均,你保我儿平安出世,我亦会保你儿平安到老。

“恭贺皇上,娘娘又给皇上添了个小公主,娘娘与小皇子小公主一切平安。”小月刚报完喜没多久,另一名宫女便跑出来向白孟璃报告。

皇子!公主!没想到,他白孟璃竟在一天之内,儿女双全,“赏...”白孟璃依旧压抑着内心的喜悦,重重的赏了报喜的宫女。

“谢皇上,吾皇万岁!”

“皇上,御均公子..他..他还在内厅里呢!”小月往屋里看了一眼才提醒白孟璃。

话音刚落,问御均就已经走到白孟璃面前,他摇晃着身子,抬起手指着冷宫的方向说道“也请你,好好照顾那里的人。”

“你不说,我也会好好照顾他们的,明日我便命人空出思汜宫,让他们住下,享一品妃待遇。”

“谢..谢..”问御均吐出两个字,便摇晃着身子走出凤仪宫。

白孟璃知道他想去哪里,就吩咐了巧阳云,护送他去他想去的地方。

问御均走在去冷宫的路上,还有一点点,就差一点点的路程,就能看见他此生的遗憾了!

冷宫门口,问御均站在那儿迟迟都未进入门内,冷宫的别院里,一个女人站在门边,等了许久,却依旧没能等到她想见的人,身边的一个小男孩扯扯她的衣服问她“娘亲,我们在这儿干嘛呀?”

女人没有回答他,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外有人在叫喊“问公子,你没事吧?问公子..问公子..快去告诉皇上,问公子去世了。”

问御均,直到死,你都没有见你儿子一面,是来不及见,还是根本不想见?也是,如果真的想见,何必等到现在呢!女人默默的抱起孩子,走进了内堂。

第二天,白孟璃真的将冷宫里的母子接到了思汜宫里住下,也以一品妃的待遇供着。

“皇上,罪妇有一事相求,罪妇希望能时常去看望问御均,恳请皇上应允。”思汜宫里,未修芝微微弯腰,向白孟璃提出请求。

“准了。”留下这两个字,白孟璃便离开了。

十年后,一绿湖边,两个妃嫔模样的女子在湖边嬉戏,两人将风筝放得很高,原本她们想放得更高,可惜连接风筝的线断了,两人沿着风筝掉下去的方向找过去,最后在一个院子的树上发现了风筝!

个子稍微高点的绿衣女子够了一下,没能把风筝拿下来,租后索性跑到院子正门,就在她要进去的时候,被同行的女子拦下了“妹妹,这风筝咱不要了,你可别进去这个院子啊!”

绿衣女子疑惑的问她为何!那女子左右看了看才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你刚进宫不久,所以不知道,这皇宫啊,有两个宫是进不得,更说不得,一个是凤仪宫,另一个,就是这里,思汜宫,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绿衣女子听了,顿时吓得不轻,但还是很好奇的问“为什么?我只知道皇上会时常去凤仪宫住上一段日子,这思汜宫,皇上可是从来没来过,这里面,真的住有人吗?”

“当然有啦,我听贵妃姐姐说,这思汜宫啊!每个月都有宫女去领月钱,而且啊,只要有好的贡品,皇上都会派人送一份过去,好了不说了,我们快离开这里吧!”那女子说着就拉着绿衣女子离开了思汜宫门口。

两人离开不久之后,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拿着她们掉落的风筝走到门口,一脸羡慕的看着空无人烟的道路,真好,她们可以随便去玩,而自己,却只能待在思汜宫里,每个月,只有宫女去领月钱时可以跟着出去玩一两个时辰,其余时间,母亲都不让自己踏出思汜宫半步!

入夜,凤仪宫,莫依娘一身素白,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每年的今天,她都会举杯邀明月,与那逝去的人儿喝上一杯,十年如一日,身边坐着的白孟璃,亦是如此,然,白孟璃要陪的,却是莫依娘!

自从十年前,莫依娘生完孩子转醒以后,知道是问御均救了自己,她便再也没有踏出过凤仪宫半步,不管白孟璃怎么逗她,两个儿女如何取悦她,从得知问御均去世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没有笑过,可以说,她脸上除了那一脸的茫然,便没有了其他的表情。

“十年了,你从未与我说过半个字,你,到底在想什么?”白孟璃像是自言自语般,开始如往常一样,跟莫依娘说很多很多话,说他们刚相识时,自己时如何的欣赏她,说最近两个调皮的儿女又如何捉弄宫女太监了。

但,从白天到夜晚,至始至终,都是白孟璃一个人在说话,莫依娘从未回应过一个字!“依娘,你就回我一句话吧!哪怕只有一个“恩”字也是可以的。”轻轻将手附上莫依娘的额边,帮她抚平额角的乱发。

莫依娘依旧没有说话,这十年,她说过的话,可谓是少之又少,甚至有时候,她可以一个月不说一个字,“小月,思汜宫,有来信么?”这是十多天以来,莫依娘说的第一句话。

“思汜宫今早已经去过了,说是皇上在,就不便过来了。”小月看了眼白孟璃才回答莫依娘的话。

莫依娘看了白孟璃一眼,以往这个时候,他早就走了,今日不知为何,一直坐到现在都没走,但,莫依娘也不想去问,这个世界,唯一值得她留恋的,也只有那已逝去的人了。

收回视线,莫依娘回了房间,她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梦到自己回到了现代,更希望这不过只是一场梦,但事实就在眼前,过去的,失去的,都已经找不回来了,唯一能让她回到现代的黄符,也被白孟璃一把火烧了,她不知道,她留在这里,还能干什么!

白孟璃随她进了屋里,见她没有理会自己,直径合衣睡下,有些暗自伤神,来到床边幽幽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问御均,但是依娘,这是问御均自愿的,我并没有逼他,当年,是他自己拿着山茶花过来找我的。”

良久,见莫依娘没有半点动静,知道她和以往一样,不可能和自己说话的,只好转身离开。

“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是我太过于执着,与你无关,你大可不必如此讨好我,更不用给我解释什么。”

白孟璃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莫依娘说的话,他有些激动的回过身子,疾步走到床边,对着莫依娘的后背说道“依娘,你终于愿意和我说话了,只要你不再不理我,不再不和我说话,你想怎样误会我都可以,依娘,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愿意等,等你重新接纳我的那一天。”

“那一天,也许会是一辈子,你身为一国之君,你真的能做到除我之外,不再碰其他任何女人吗?”

白孟璃坚定的说道“十年了,虽然偶有新人入宫,但我却从未碰过她们,我,只要你。”

“那你等吧!也许哪天,我就放下执念了,或许那时候,我可能会重新接受你。”莫依娘说完,身子便往里挪了一下。

见莫依娘往里挪动,空出了一个位置,白孟璃笑了,他退下鞋袜,也就着外衣躺下,他知道,莫依娘已经愿意给他重新来过的机会了,他要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

(全剧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