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人体44nenti net西

nbsp; 玄冰峰上,内门弟子往来不绝,行色匆匆。

“周师兄,这个月的分例领到了?”一名弟子和同门师兄抱拳道。

“领到了,不过还不如不领,就这么点灵石也不知道能支撑几天?”周师兄愁道,“郑师弟,你这也是要去陶然亭?”。

陶然亭便是玄冰峰主陶穆上位后将玄冰峰议事大厅改的称呼,大有附庸风雅之意。郑师弟道,“是啊!最近小弟修行略有所得,正是需要灵石的时候,果如师兄所言,少不得要分心去做些门派任务,只怕要错过机缘了。师兄可知是何缘故?”

周师兄将他拉到僻静之处,悄声道,“听闻除了峰主的心腹,其余的修士月例都大大减少,大家敢怒不敢言罢了。”

“这可了得!玄冰峰此次进入主峰前十,创下史上最高纪录,门派必然大赏,怎么可能不及以往。”

“有些话出得我口,入得你耳,切不可外传。原本高层已商定由水胜虎和北冥羽生负责分配玄冰峰名次提升而多出的资源,奈何如今他们都不在。这许多资源自然完全被峰主控制。可传闻峰主将这些资源尽数孝敬了东流峰和其余主峰,如今看来,非空穴来风。”周师兄恨声道。

“这也太过分了,”周师弟骂骂咧咧,“小弟冷眼旁观也能看出些端倪。峰主平常打压水胜虎等人倒也罢了,只怕大比的时候更许以重利结交其他主峰打压异己,端的不为人子!如今果然把珍贵的资源拱手他人,简直岂有此理!”

“嘘!噤声!万不能被人听去,你我心中有数便罢了。如今玄水峰易有云回归,东流峰果断投靠,地位稳固,连带着陶穆也嚣狂起来。我们还是忍忍罢!”

两人埋怨几句,即刻离去。

一名美貌道姑于远处婀娜行来,却是慕容清霜的师尊闻挽月。

闻挽月修为精深,曾经亦是一位名誉长老,然而已然退位让贤多年。她一向奉行独善其身的原则。然则慕容清霜如今和水胜虎走的太近,她苦劝不得,也只能随她。她路过之时已然听到些许传闻,心中暗叹。

“如今陶穆做的的确是过了,不过吾之修为已不如他,名誉长老之位也被他夺去,当下还是静修为宜。也不知慕容和北冥如今情况如何,但愿吉人天相。”

闻挽月微微摇头,她的灵石陶穆自然不敢克扣,但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她也不愿沾染因果。

“不对!”闻挽月突感一股血腥之意,掏出手绢捂住薄唇,却发现喷出一口鲜血,不由眉头紧锁,似极痛苦。

“怎么回事,此前突破金丹后期的暗伤尽然还未痊愈,不可能啊!吾已服了一枚玄元丹,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

闻挽月调息了一个小周天,压制伤势,御器前往丹阁,却见丹阁早已一片嘈杂,毫无平日肃穆之象。

“快让云真子和丹阳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管理的丹阁。这种劣质丹药也敢售予同门修士,简直是草菅人命!”

“肃静!莫奎!这里也是你大呼小叫的地方?奉劝你速速离开,再敢满口胡言乱语,吾必找上你家峰主!”丹阁之前,泾渭分明,丹阁一方以云缥缈为首,天云峰和丹阁的弟子守住各个通道,神色肃然。

“哼!丹阁果然好大的气魄!云缥缈!你们自己炼制的狗屁丹药,不仅无法治愈伤痛,更加重伤势。这件事情不给个说法,就算是闹到长老会,吾等也不惧!”

“是啊!一定要给个说法!”

“泽湘峰、甘露峰、秋水峰等等多名道友的遭遇便是实证,你们还敢抵赖?”

“…”

云缥缈环顾四周,来人甚多,错综复杂,自己一时也无法分辨,道,“莫奎,你口口声声丹药有问题,那给我一枚丹药查探一番!”

莫奎手一扬,一枚丹药飞至云缥缈面前,“自己看看吧,看你有何说辞!”

云缥缈素手一接,闻了闻气味,暗道不妙,“奇怪,这玄元丹怎会有一种晦暗气息?”

云缥缈仔细探查,发觉这的确是丹阁炼制的手法,难道最近真的出现大纰漏?

众人见她许久没回应,一时更加沸反盈天。

忽一道黑色身影闪现,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古奇长老,急忙见礼。

古奇一身劲装,不怒自威,“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还懂不懂规矩?”

众人气焰稍稍平息,叽叽喳喳控诉一番,古奇已然心中有数。云缥缈自然知道古奇会维护一二,传音交流一番。

“丹药有问题自有丹阁之人分析,丹阁之事最忌外部干扰,你们在此吵闹除了扰人心神还有何用?若最终确是丹阁的原因,老夫亦会主持公道。”古奇环顾四周不满道。

众人素知古奇威严,当年的入门历练仍难以忘怀,见他发声自然信服,然而却仍有声音传来,“让丹阁自己人查自己,呵呵,难保他们不包庇自己!长老可不要偏帮啊!”

古奇眼神一厉,闻声望去,已看到獐头鼠目者穿插众人之中,怒道,“何方鼠辈,你这是质疑老夫的公正!”

那人自然不再吱声,但险恶用心目的达成,众人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古长老好大的气魄啊!依吾看,这弟子的说法也有道理,长老可不要以强权压人啊!”突然一道幽冷的声音传来,众人大惊。

却见童骊山翩然而来,法袍一丝不苟,面露玩味。

众人有了倚仗,急忙禀告一二,在场病患众多,亦纷纷出声,正是同仇敌忾之时。平日里丹阁高高在上,根本不理会低阶弟子的诉求,早已心怀不满,如今正是爆发之时。

闻挽月低调躲在人群中,微微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以她的阅历早已看出其中穿插了一些好事者,虽三言两语却始终撩拨着众人的怒火。

莫奎急忙奉上一枚丹药,“童峰主,这就是丹阁的玄元丹。弟子好不容易攒够资源买下几枚如此贵重的丹药,准备外出历练,却不成想竟是劣质丹药!其余不少同门都上了当。峰主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童骊山稍一打探,幽幽道,“云缥缈,你们可有何解释?”

云缥缈微微皱眉,这童骊山无事不登三宝殿,此刻前来非是好意,答道,“童峰主,这丹药确有异常,弟子已着人查探。”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得了理,叫骂声响彻天云峰之境。

“肃静!”古奇喝道,却有些疑惑,这云缥缈历来心思缜密,为何轻易认错?

童骊山微微冷笑。“你认错便好!云真子管辖丹器资源,丹阳更是全权代表丹阁,两位位高权重,如今却出现重大纰漏,导致玄水阁上下不平,看来要向上面好好反馈一番。”

云缥缈道,“家师和丹阳阁老如今正闭关修炼,缥缈可代为处理。丹药之道影响因素错综复杂,当下必须逐一排查,丹阁自当给出合理的解释!”

“哼!解释有什么用!我们如今已经着了道,如此损失必须三位赔偿!不!至少五倍!”有好事者蛮横发声,却引起不少人的共鸣和附和。

“此事对丹阁声誉影响重大,往后吾等如何才能相信丹阁的出品?”亦有就事论事者问道。

眼看众人不依不饶,无法收场,一声娇音传来,“冰月流转!”

众人面前倏然出现一个俏皮的少女,却是林淇。林淇一招手收纳飞旋的宝钺,浅笑盈盈,“丹药之道博大精深,可不是大呼小叫就能理清的。不过你们既然不相信丹阁,那就一同参与下调查吧。”

云缥缈见她到了,轻吁一口气,看来事情已有转机。

众人不解,林淇道,“缥缈姐,别愣着了。既然大伙都在这,正好做个见证!”

云缥缈微微颔首,随即着人将玄元丹相关的一切事物搬出,药材、丹炉、丹药品鉴之法器不一而足,甚至连控制火势的元阳石也搬出来了。

平台上瞬间满满当当,众人哪见过这等阵仗,不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淇和云缥缈对视一眼,笑道,“丹阁丹师,不说天性救死扶伤,悲天悯人,至少行事无愧于心。玄元丹乃是高阶丹药,关系重大,丹阁从来都是倍加谨慎。当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难免有小人作祟,小妹建议详加排查一番。”

童骊山眼神一眯,冷冷道,“术业有专攻,在场的众人非是丹道好手,就算丹阁有心隐瞒,众人如何能看得出各中门道?”

见童骊山仍旧质疑,林淇笑道,“峰主所言甚是。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如今难得峰主亲自驾临,以峰主对丹道的精通,自然能够为众人解惑了。”见众人面露疑惑之情,林淇补充道,“丹药种类繁多,毒丹一脉由浊源峰把控,如今正好有求于峰主的深厚积累了。”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原来这浊源峰主童骊山亦是丹道高手,平时却不注意,转念一想也正常,一般谁会去买毒丹呢?

唯有童骊山脸色阴沉,冷哼一声。

林淇平日心思单纯,但遇事极有主见,和云缥缈互相配合,让众人参与考察炼丹物事。在场之人虽不懂炼丹,但是法器的好坏还是能看得出来,忙碌三个时辰将药材之外的物品一一查验,却未发现异常。

夜色早已降临,月华如水润透心神,林淇在月光之下愈发神采飞扬。

夜色虽暗,众人修为不俗目力无碍,但都将心神投射到那一盒盒灵药之上。

云缥缈道,“炼制玄元丹殊为不易,核心药材有天玄灵柏,卜玉萱,璇玑草,白泫芝,以及昡神葛,合称五玄,故丹药取名玄元丹,想必大家也有所听闻。前四样开启之法由我们保管,百草,把玉盒打开。”

百草如今已从当年药房的小童升任丹阁的一名管药执事,闻言十指连弹,使出独家手法,玉盒一一打开。顿时平台之上药香四溢,沁人心脾。

云缥缈道,“莫奎,你始终心存疑虑,便由你来操作。这法器的操作方式乃是如此如此。”

云缥缈指名莫奎上场,这家伙一愣,自己一个傻大粗竟然也来品鉴药材了。但是他不忿久已,既有此机会自然要亲自查看一番。

莫奎摆弄着法器,将四种药草一一查探,并未发生异常。

云缥缈道,“每一种丹药若进入大量炼制阶段,一切制程都是固定的。这法器专门用于检查玄元丹所用药材,标准是家师、丹阳阁老以及浊源峰阎癸亥祖师等前辈共同设定,没有这几位的共同出手是无法改变的。只要标准未变,低阶弟子亦可操作。由此可以证明,这四种药材并无异常。”

众人闻言,疑云不减,却也不好反驳,云缥缈淡笑道,“还有一味药材至关重要,君臣佐使之中的臣僚,正在昡神葛,没有它无法催动其余四味药材的药力。接下来却是有赖浊源峰的丹师帮忙了,还请打开昡神葛的玉盒。”

童骊山闻言,眼神一冷,看来这云缥缈不像表面那么好对付啊!(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