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这位啊……”章含微在下山的路上已经想好了要怎么介绍江奇,就像江奇从前向她介绍他新认识的美女一样, 她对崔见月笑着说, “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 名叫……”

“陈翠花。”江奇主动说了个名字出来。

芥子空间里的薛长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熟悉的哈哈哈魔性笑声。

崔见月也抬手掩住了嘴角, 对江奇说出来的这个名字忍俊不禁, 吕思瑶就更加明显了, 她当着江奇的面直接哈哈笑了起来。

章含微却没有笑, 她知道,这是江奇母亲的名字, 在她小时候江奇给她故事的时候, 尝尝会提到这个名字。

江奇看着众人的表现有些不太高兴, 他沉声问道:“这个名字很好笑吗?”

崔见月啊了一声, 又看看现在一边的章含微,发现章含微的脸上也没有笑容, “没有没有, 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陈姑娘的长相有点……违和。”

江奇听了这话同样不觉得高兴, 他娘的确不是什么绝世的美女,但是这个名字怎么了?配不上这张脸吗?

但是他的不高兴并没有表现出来, 也知道崔见月她们不是有意的,但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舒坦。

吕思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对崔见月的两面三刀十分瞧不上眼。

陈翠花这个名字当然好笑了, 说出去就是个山下卖菜的。

崔见月轻轻咳嗽了一声, 对章含微道:“江公子别在外面站着了, 进来吧。”

吕思瑶又哼了一声,扭头先进了房间里,她自从见到江奇带了另外的一个美人回来脸色一直不太好看,但她向来就是这样,吃了醋生了气在江奇的面前也毫不隐瞒。

章含微与江奇跟随着崔见月进到了茅草屋里,茅草屋里面的空间不大,之前吕思瑶和崔见月住着刚好,楚思思回来后就显得有些拥挤,而现在多了章含微和江奇两人,几乎要站不开人了。

楚思思的病并没有完全恢复,她从司药峰下来以后就一直躺在茅草屋里休养,听到外面的声响知道是江奇回来了,所以当章含微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楚思思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的一幕。

不等章含微有反应的时候,江奇先一步冲了上去,扶住楚思思的肩膀,问她:“你怎么样?病没好就躺着休息啊!”

“……”楚思思看着眼前这张对自己产生了剧烈冲击的美丽面孔,只觉得一股气血涌上心头,她颤抖着声音问:“你是谁?”

“我……”江奇有些不太好意思开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了,他刚才不应该那么冲动冲上来的。

章含微主动开口向楚思思介绍说:“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陈翠花陈姑娘。”

章含微的话音刚落下,楚思思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零星的血点还喷到了江奇的衣服上,像是绽放在冰天雪地里的红梅。

紧接着她一边剧烈地咳嗽,一边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江奇手足无措地后退了半步,他隐约感觉到眼前的这一切是自己造成的,但是又不知道原因,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现在的自己章含微。

崔见月在一旁看得眼睛发红,这个陈翠花还挺有手段的,上来就搞了这么一出,把楚思思气得吐了血不说,江奇说不定还以为是楚思思故作矫情,或者是埋怨她们没有照顾好楚思思。

做完这些还能端出一副完全无辜的面孔,真是好手段啊。

崔见月心里恨得牙痒,却完全没有办法。

章含微看着这一幕只想发笑,现在她以江奇的角度看这些问题,竟然感觉还不错。

崔见月问江奇:“陈姑娘和思思从前认识吗?”

江奇回过头看...向崔见月,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竟然觉得平时对自己温柔蜜意的崔见月有一点可怕,自他摇了摇手,否认道:“不,不认识。”

“陈姑娘可真是热心肠啊,”崔见月感叹一声,“刚才陈姑娘焦急的模样,我还以为思思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妹呢!”

这话崔见月是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但是听在江奇的耳朵里就觉得有些不顺耳,可是他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大概是他想多了吧。

崔见月为了弥补在江奇心中的形象,连忙将药碗从一旁端过来,走到床边扶着楚思思喂药,而就在她喂药的过程中,江奇和章含微两人单独出去了,她的表演没有了观众。

吕思瑶看到此情此景,嗤笑了一声,这声音听在崔见月的耳朵里格外的讽刺。

江奇拉着章含微出了茅草屋以后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问章含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江奇的修为已经被上元真人给封了起来,没有办法动用灵力,更没有办法带领着他的莺莺燕燕们一起前往覃山,所以只能祈求章含微的帮助。

说来也怪,之前他看这个年轻人还只是个普通人,结果今天再看她就和自己一样是已经元婴期了,是因为之前她的修为和自己一样被上元真人封住了,还是上元真人给了她什么灵药,让她在一夕之间可以将修为提升到这个地步。

风水轮流转,现在江奇就是一个普通人了,就是这张脸不怎么普通,放在哪儿都能引起一阵轰动。

章含微回答道:“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那师父呢?”江奇问。

章含微说:“师父说他会暗中护着我们。”

听到章含微叫上元真人师父,江奇的心里还是觉得很别扭,好像是这个年轻人占了自己小师妹的位置。

江奇到现在还不明白上元真人要搞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茅草屋,默默不语。

章含微知道他师父大概是想给江奇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这个教训的方法虽然很有趣,但是以江奇这个木脑袋,和崔见月她们的玲珑心思不一定真能成功,说不定江奇被卖了还在替他的这些美人数钱呢。

章含微回到茅草屋里,对屋子的众人说:“我要去覃山一趟,你们要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

“不行!”江奇连忙出声阻止,楚思思的病还没有好,不能跟着他们一起,他说,“楚姑娘应该留着这儿养病,还得留个人照顾她。”

可是楚思思丝毫没有理解他的好意,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不,我要去!”

“我们也去!”崔见月和吕思瑶异口同声道。

江奇愣在原地,他从来没有被这些人这么坚决地拒绝过,章含微看到江奇现在一脸懵逼的样子,竟然觉得他有点可怜。

她吸了一口气,收起心里那些没必要的怜悯,对几人道:“那现在就出发吧。”

现在他们几个人中可以御剑飞行的只有章含微与吕思瑶两人,章含微的视线在众人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江奇的身上,说:“那就陈姑娘跟我走一起走吧。”

江奇说的话,除了吕思瑶其他人在多半情况下都不会反驳的,而不管怎么分配,吕思瑶都不可能与江奇在一起,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个陈翠花的出现让崔见月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她现在吕思瑶的身后望着江奇和章含微的背影,嫉妒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啃食着她的心脏,让她痛苦不堪。

她原先打算先除掉吕思瑶,但是现在看来,她们需要团结一心将这个陈翠花弄走了,幸好她不是个修士,不然她的计划施行起来一定会更加的困难。

崔见月最清楚江奇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因为小时候的经历,他对仗势欺人、恃强凌弱的人尤为痛恨,当初...江奇之所以对章含微是事反应那么大,跟这个也有一定的关系。

该怎么让这个陈翠花从江奇的身边离开呢?斩草必要除根,她一定要想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

章含微与吕思瑶的修为比不上上元真人,所以没有办法在一天之内到达覃山,晚上的时候他们找了一处客栈住下,崔见月主动提出要与陈翠花一间房。

江奇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与崔见月一个房间,他根本没动脑子,指着章含微就说:“不了,我跟他一间好了。”

章含微再次确定了,自己的这个大师兄就是傻的。

崔见月当即都要把小帕子给撕烂了,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吕思瑶开口冷笑了一声,直接开口道:“真是够不要脸的。”

而楚思思因为江奇这句话又一次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悄悄江奇还一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样子无辜极了。

崔见月觉得自己这回是遇上对手了。

章含微走到楚思思的身后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打了两下,对江奇说:“陈姑娘,咱们一男一女两个人睡一间房不太好吧。”

她故意将女字咬得很重。

江奇草了一声,叫道:“那我自己一间房!”

崔见月吓了一跳,这个陈翠花怎么能这么粗俗,家里不会真的是卖菜的吧!

最后她们五个人不得不叫了四间房,崔见月与楚思思一间房,其他人各自一间房。

章含微看了一天的戏,现在心情特别的好,回到房间还跟薛长明一起猜测着崔见月她们三个人谁会忍不住先出手,到时候江奇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在章含微准备歇下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章含微停下动作,从床上坐起来,一边披了一件衣服,一边起身去给对方开门,问道:“谁啊?”

“江公子,是我。”崔见月现在门外回答道。

章含微将门拉开:“进来吧。”

崔见月走进房间后也是低着头不说话,一副想开口又不敢开口的样子。

章含微看到她这个样子就头疼,开口问她:“有什么事吗?”

薛长明在识海中对章含微说:“本尊猜她肯定是说陈翠花的事。”

果然不出薛长明所料,崔见月犹豫了几番,终于开了口,她对章含微道:“那个陈姑娘……”

章含微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崔见月觉得今天的江奇有点不太一样,但是也没有想太多,她说:“我看她和叶陵有些相像,江公子跟叶陵又有点不愉快,甚至可以说叶陵的失败与公子也有一定关系,她会不会与叶陵有什么关系?来公子身边是有什么图谋?”

崔见月本来还觉得陈翠花可能就是叶陵,但是想想像他那样的修真者,应该不会屑于做这种事吧,而且他现在应该还被关在地底下没出来。

章含微笑了起来,眼神在薛长明的教导下带了一点浅浅的温柔与宠溺,她对崔见月说:“不会的,你想多了,翠花人很好的。”

崔见月看着章含微此时的表情,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被人挖了出来,扔在地上任人践踏,她疼得想要痉挛,但是在江奇的面前必须忍住,她浅浅地笑着:“这样啊,那是我多心了,公子晚上好好休息。”

崔见月咬紧牙,将脊背挺得很直,走出了章含微的房间。

崔见月离开以后,章含微喝了口茶水预测说:“不出三天崔见月就该忍不住了。”

薛长明提出不一样的看法:“本尊倒是觉得她今晚就该准备了。”

崔见月回到房间以后坐在床上,整个人都在发抖,她不停地跟自己说要冷静要冷静,可是一想起江奇说起陈翠花时候的眼神,她的心就像被刀子割了一样。

她不能就这样...,一定有办法可以让陈翠花从江奇身边消失的,陈翠花对江奇再重要能比得过章含微?章含微最终不一样被江奇抛弃了吗?

想到这里,崔见月笑了起来,在灯火的掩映下,她的笑容显得诡异而恐怖,躺在床上休息的楚思思伸出手抓住了崔见月的手。

崔见月转头,两人对视一眼,无声地笑了。

新的一天,大家用完了早餐本来是打算出发,楚思思的病情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加重,没有办法,大家只能暂时停下了行程。

楚思思苍白着脸,不停地咳嗽着,对章含微说:“不好意思公子,耽误了你们。”

江奇抢着说道:“没事的,你的身体要紧。”

楚思思的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这个陈翠花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章含微只学着江奇从前的模样安慰了楚思思几句就离开了,江奇不放心楚思思留了下来,崔见月一边轻轻拍打着楚思思的后背,一边对江奇说:“陈姑娘,我要留在这儿照顾,你能去厨房将我给思思熬得药端过来吗?”

江奇没有多想,应了一声,转身下楼去了客栈的厨房里将崔见月熬好的药端了上来。

回到放假的时候崔见月不在,江奇只能端着碗走到床边坐下想要喂楚思思吃药,楚思思不太习惯他来喂,便想要接过药碗自己来喝,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在江奇将药碗送到楚思思手上的一瞬间,楚思思的手突然没有了力气,药碗落到的地上,滚烫的汤药洒了出来,将江奇的手背烫红了一片。

“啊!”楚思思则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那些汤药不禁洒到了江奇的手背上,也溅到了她的胳膊上。

崔见月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马上开口质问江奇:“你做了什么!”

虽然江奇觉得自己刚才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但是听到崔见月的指责他还是露出了一副内疚的模样,对崔见月说:“你快看看楚姑娘她怎么样了?有没有被烫坏?”

崔见月一愣,这个陈翠花的反应很她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章含微在隔壁的房间听到声响,连忙跑了过来,她可不能错过任何一场好戏,进来看着屋子里的三人,崔见月坐在楚思思的床前,帮楚思思处理伤口,楚思思不断地咳嗽,似乎受伤很重,而江奇垂着头,一副懊恼的模样。

而章含微装作急切的样子跑到江奇的面前,关心地询问他:“怎么了?”(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