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放松为师进不了H

“炼体秘术?”

壮汉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嗤笑道“元脉炼体,浪费时间,只要我修成天癸,元脉自然圆满!炼体秘术要之何用!”

修行之路,重在于人体龙脉修行,而三脉中的始脉就是一条蛰伏的大龙。

而修行第一阶段天癸,就是将体内的先天始炁,凝炼成一种精微物质的阶段,修行之人称之为‘无形之水’。它关乎到生命的真理。

天癸其在人身,阴阳共济。而先天始炁只不过相当于一枚种子。

‘无形之水’会本能的滋养三脉,共化七轮。

所以壮汉听到炼体秘术四个字的时候,嗤之以鼻,根本不感兴趣!

当然,事无绝对,一些强大的炼体秘术,还会有很多人争破头皮去抢,毕竟相比于始脉的修行,元脉与玄脉所获得力量更加强大。

若不是成就最高止步于诸侯级别,想必修行元脉与玄脉的人会有更多。

“那如果是绝世古经中的炼体秘术呢!”石生将头贴在壮汉的耳朵上,悄声说道。

八大势力之所以能成为荒界的顶尖强者,就是因为绝世古经是一套完整的修行之术,其中就包括了炼体秘术,而他们的修行往往都是三脉齐进。

修士的世界,通常不是表面上那般平静,杀人夺宝,几乎每一刻都在发生。

所以他很谨慎,整个荒界中,所有修士都对八部绝世古经垂涎三尺,无不想将之收入囊中。

反而短暂的相处,壮汉给他的感觉就是豪爽,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人毫无心机,另外加上现在仙宫天才的身份,他才放心说出这样的话来。

“此言当真!”

壮汉神情激动,绝世古经中的秘术,那是绝对的瑰宝,诱惑力惊人。

听到石生说出绝世古经四个字的时候,他心狠狠的抽动了一下,不知觉间,双拳紧握。

“以我仙宫天才的身份,你觉得呢!”石生轻声说道。

他这般说,不光是为了强调他所说的真实性,言外之意就是在提醒对方自己仙宫天才的身份,让对方有所忌惮。

毕竟仙宫为了防止天才夭折,都会暗中派出强者保护。

“好,姑且信你!”壮汉眼神闪烁,犹豫了片刻说道。

刚才他心中千回百转,但是却没有想到硬抢炼体秘术,因为他一直很不耻于这种行为。

斗羽城,与下批城一样,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古老城池,但是相比较于下邳城,这里的人烟少了很多,毕竟下邳城与凶地相邻。

很快,众人就来到了古城下,进城之后,就各自分开,寻找住所。

临时组成的一行人,各自都心存警惕,时刻防备着身边的人。

“告辞,小哥!”壮汉双手抱拳,对着青衣男子说道。

然后就带着石生,找了一家名为‘醉霄云’的酒楼,住了进去,此时天色已晚,域门早已关闭。

而且想要去北玄域,必须等到三日之后。

“小子,方才你说的话可还作数!”房间中,壮汉神情凝重的说道。

“当然作数!只要到了北玄域,我找到了姐姐,炼体秘术双手奉上!”石生躺在床榻之上,轻声说道。

当壮汉将他一同带到酒楼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炼体秘术对他的诱惑很大,毕竟绝世古经中的炼体秘术,可不是烂大街的普通秘术。

“那你姐姐在哪儿?”壮汉好奇的问道。

确实绝世古经中的秘术对他有着很强的诱惑力,如果真能得到,所有事情也都会迎刃而解。

“北玄域啊!”石生漫不经心的说道。

“北玄域那么大,说具体位置!!”

壮汉脸一黑,看着悠然自得的石生,突然有种想踢他一脚的冲动。

“你要去的地方,我姐姐就在那里!”

“哦,看来连仙宫都想要分一杯羹啊!”壮汉闻言轻笑一声,一副了然于心表情。

北玄域每个人都想去的地方,就是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惊世秘闻,而以往对荒界所有事情都不插手的仙宫,此刻竟然会派人参与其中。

可见北玄域要出土的东西,足以惊世骇俗。

“那个地方太危险了,我只是去阻止姐姐,奉劝你一句,以你的实力,参与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嘶~我怎么觉得你的言行举止,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少年!”

壮汉面容疑惑的盯着他,总觉得石生给他有一种饱经世事的感觉,说话举动像极了一个成熟的成年人。

“你话锋转的也太突然了,你管我像不像,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那个地方危机四伏,是属于至强者的战场!”石生翻了翻白眼,一脸无奈之色。

“只要你小子能兑现承诺,我还去冒那个风险干嘛!”

壮汉哐的一声,将背上的阔斧放在一旁,揉了揉肩膀,一边说话,一边向着床铺走去!

“秘术我有的是,想不想要那还得看你的态度!”

石生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突然感觉光线变暗,好奇的睁开双眼,就看到体形魁梧的大汉正站在床边。

“等一下,大叔,你要干嘛!”石生惊讶的望着对方,道。

“睡觉啊,还能干嘛!”

壮汉一脸不解,看着石生紧张的神情,有些不知所措。

“我说大叔,你能不能打地铺!”

“嘿,你小子得寸进尺是吧,房间是我开的,你让我睡地上!”

壮汉说着,就一屁股坐在床上,开始脱鞋。

“我的妈呀!”石生见状,一下子从床上窜了起来,捏着鼻子,惊呼一声。

“大叔,你是不是在沼泽里踩了屎了!”

壮汉脱下鞋的瞬间,一股浓醇的**,酸臭气味顿时散发了出来,如同陈年的粪坑被丢了一块石头,辣眼气味简直可以让人窒息。

“我说你小子给你脸了是不!”壮汉一脸不悦,抓起一只鞋子,就向着石生扔了过来!

“咻!”

石生见状,单手捏着鼻子,身体一侧,躲了过去。

“大叔,你还是去洗个澡吧,不然我觉得我活不到明天早上!”石生屏住呼吸,一脸生无可恋的说道。

“不就是脚臭吗?至于不!睡觉,睡着了就闻不到了!”壮汉鄙夷的看着石生,直接躺了下去。

“我看咱们的合作没法继续下去了,我还找别吧!”

最终石生实在无法忍受,推开屋门,来到走廊上,贪恋的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呼这不要了老命了吗!简直臭出了天际!”

“行,老子洗行了吧!他娘的真麻烦!”最终碍于秘术,壮汉妥协,不情不愿的从床上起来。

石生见状,急忙将一旁的酒肆招呼了过来,道“去给我把里面的窗户打开通通风,还有被褥也要换了!”

“妈呀,这是把屎拉到床上了吗!!”

酒肆进去之后,过来一会儿,房间中传来一声惊叫声,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很快酒肆就脸色铁青,抱着散发着浓烈气味的被褥,逃似得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足以见得那壮汉的脚臭的味道有多么的可怕,人已经离开,气味以旧让人无法忍受。

恐怕从今开始,壮汉要被‘醉霄云’拉入永不接待的黑名单之中!

一刻钟之后,房间中的酸腐的气味才慢慢散尽,勉强可以让人忍受,被褥也换了新的,酒肆还特意在上面撒了些香粉。

“这脚臭真的是天下一绝了!要是争斗的时候,一脚踢在对方嘴上,那绝对是致命性的!”(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