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

自从那天晚上好久之后,沈云鸽就没有再见过许慕阳,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那天晚上就像是一场梦,醒来之后就什么都过去了,就像以前一样,很多个夜里做了很多这样的梦,可是每一次都是在哭泣中醒来,发现除了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痛得那么真实的梦,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可能是麻木了,也可能是做累了,所以就连身体都开始免疫了。

没有等再见到许慕阳,却见到了许之橙。那天晚上沈云鸽在家里画设计图,门铃响了,心里还挺纳闷的,这时候怎么会有人来,林一念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有钥匙,是不可能按门铃的。但是又会是谁呢,从书房里走出来,打开门一看,正好看见了两眼发红的许之橙站在门外,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事,许之橙就带着走了进来,带着哭腔的说道:“小鸽”,说完就抱住了沈云鸽,这一下吧沈云鸽吓懵了,抽出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许之橙抽噎了一会,气呼呼说道:“安辰就是个混蛋”,她说完沈云鸽就明白了,原来是安辰把这位大小姐给惹了,说道:“先进去吧,别站在门口了”,说完就把她拉了进来,随手将门关上。让她坐在沙发上,给她到了一杯热水,说道:“发生什么事了?”,许之橙接过了热水,喝了一口,说道:“小鸽,你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从小就喜欢他,他难道不知道吗?今天我撞见了他陪一个女生逛街,而且他还对那个女生那么温柔,我们一起长大,他从来没有这么对过我”,许之橙是越说越委屈,可是沈云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只能叫做单相思,况且自己的事自己都没法说清,怎么帮她解决呢,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而已,就像当初那段黑暗的日子,林一念也只是默默的陪伴着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好了,别难过了,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不是你的,强求也求不来”,许之橙:“我知道啊,我其实早就知道他只是把我当成妹妹,可是我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忘不了,怎么办,小鸽”,沈云鸽心疼的看着她,自己当初不也这样吗?不顾一切的喜欢,可是到头来全都是伤痛,沈云鸽一把抱住了她,说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会没事的”,心里百般感慨,因为她知道,虽然自己嘴上这么说,但是自己比谁都明白,这并不容易,需要很多的时间和勇气。当初的自己可是豁出了性命才走了出来的,可是到了她这,又要怎么才能走出来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沈云鸽把她安抚好已经很晚了,难得自己有一次有了困意,就把她安置在客房自己就去睡了。许之橙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这么多年不是自己想放弃就放弃了,心里越想越难过,索性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披了件外套就来到了阳台上,在那坐了一会,实在是睡不着。想找本书来打发一下时间,指不定困意就来了呢。看了看前面的书架,在上面看了看,发现了放在最上面的盒子,好奇之下就将她打开了。当时的她并不知道,这就像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了,很多事情就已经没法回头了,盒子里面放有一个画本和很多很多的明信片,每一张明信片上都写满了字,还有一个口琴,上面刻着一排字,好像是德文,看不懂,不过画本里的东西把她吓了一跳,一整个画本画的都是同一个人,而且那是一个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人,每一张图上都有备注或者是一段小小的话,画中的人各种不一样的动态,有微笑着的,有难过的,有侧脸,有正面,还有很多很多的不一样的场景……,全都是同一个人的,许之橙每每翻动一页,心里就百感交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上面的字,最开始的日期是七年前,而最后一张是两年前,那就是小鸽喜欢的人是自己的哥哥,可是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呢,最后一张图上画的是一个背影,一个离去的背影,这个背影是沈云鸽的自画像,这是这个画本里唯一一张不是许慕阳的画,可是光看看这个背影就难过得想要流眼泪,特别的绝望,落寞,和无助,许之橙当时就在想,这到底至怎样的心情才可以画出这么让人难过的背影啊。许之橙双手颤巍巍的拿出了明信片,看了看最上面的一张,上面是一个一片海洋,在最下面还有一句话,写的是:“所有想和你一起做的事和去的地方我都自己一个人完成了,现在我把我们的世界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再见”,最后是:“to许慕阳”,看到这许之橙是吃惊到不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哥哥不知道吗?小鸽当时离开也是因为他吧,从画里和字里行间许之橙可以看出当初的沈云鸽是爱得有多深,有多绝望,当初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开的,那么这么多年以来国外的生活她又是怎么过来的,现在的自己是想都不敢想了……。

沈云鸽睡着突然的想喝水,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水杯拿了过来后才发现杯子已经空了无奈之下只好爬起来到客厅去倒水,可是刚到了客厅,就看到了坐在阳台上的许慕橙,她就呆呆的坐在那,神情看起来不是很好,走了过去才发现她手里的东西,心里沉了一下,她还是发现了,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许慕橙看到她走了过来,静静的看着她,相比她的诧异,沈云鸽此时就平静了许多,坐在她旁边,说道:“怎么这个表情

<forn style="font-size:18px;">  </fon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