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女御多肉

周成坐在一杯咖啡屋里,看着迎面走来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恋慕,随即又转化为苦笑。

他喝了一口咖啡,如同自己的内心一样苦涩,看着对面的男人坐下,“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戚铭御摇头。

周成苦笑了一下,这是想赶紧谈完?

“我还以为老板不会来呢。”

“有些麻烦还是尽快解决比较好。”

“所以,我对你来说是麻烦?”

戚铭御深沉的目光看向周成,“那要看你的态度了。”

周成低垂下双眼,恰好看到了戚铭御放在桌子上的手上,那枚样式古朴的戒指。

“老板,你知道了吧,我喜欢你。”闭了闭眼睛,周成难免失落的开口道。

“你隐藏的很深。”戚铭御嗤笑一声。

“是啊,如果不是……我恐怕不会这么早说出来。”周成低着头,一直不敢看戚铭御,“我一直以为老板你是直男,没想到……”

“我是直男。”

“什么?!”周成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向戚铭御。

戚铭御敲敲桌子,“我是直男,不喜欢男人,所以我不可能对你有感觉。”

“可是……可是齐越……”周成迷糊了。

戚铭御的眼神温柔下来,“越越是个例外,不是有那句老话,我只是喜欢上了越越,而他正好是个男人,只要是越越,这个我不在乎,但其他男人不行。”

周成颓败的垂下肩膀,“原来我早就输了吗?看来老板你真的很爱他,竟然从清水村回来就把我调走了。”

“你能力不错,放下对我的那份心思,对公司来说也是个人才。”

“谢谢。”周成扯起嘴角,“这几年的感情全白费了,可笑我还想挣一挣的,原来连那个资格都没有。”

戚铭御不置可否。

周成一口气喝光了咖啡,叹了口气道,“就这样吧,老板,以后我会好好工作的。”

“嗯。”

周成深深地看了一眼戚铭御,“再见。”

周成走了之后,戚铭御也站起身,开车来到了附近的游乐场,打了个电话询问齐越和两个孩子的位置,便匆忙赶过去了,本来今天是他们一家出游,没想到周成会打电话过来约他出去,戚铭御和齐越一说,想想还是尽早讲清楚比较好,就让齐越带着两个孩子先玩了。

临走的时候在坐旋转木马,回来的时候,这三个竟然还在坐旋转木马。

齐越见戚铭御过来,露出了一脸终于解放的表情,等旋转木马一停,一手牵着一个就走了出来,小声对戚铭御嘀咕道,“幸好你回来了,这两个小的特别喜欢坐旋转木马,我都快坐吐了。”

戚铭御好像的摸摸齐越的头,权当安慰。

周围走过的女孩全都一脸粉红的看着他们,神情有些激动。

齐越拉着戚铭御的手,笑道,“我们走吧。”

“嗯。”

两人大大方方的手牵手,拉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他们已经突破最大的阻碍在一起了,又何惧其他人的眼光。

戚铭御和齐越的婚礼在国外旅行,一帮亲友都被接了过去。

齐父齐母和戚父戚母的初次见面还算和谐,都是为自家儿子过来的,虽然面对面的时候有些别扭,但到底都是成年人,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等牧师说完誓词,齐越和戚铭御交换了戒指,然后周围的朋友全部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戚铭御拉着齐越笑得温柔,低头亲吻了他要相伴一生的人。

第一排,坐着的宝宝和戚铭凡不好意思的捂着嘴偷笑,戚铭凡现在也越来越活泼,一切都往好的一面前行。

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婚礼闹得很晚,一众人都特别兴奋,最后戚铭御黑了脸,把他们都赶出了婚房,才结束了这一天的欢闹。

陆磊忍不住感叹道,“没想到这两个人还真的一路走到底了。”

应靳成牵着季晨,拍了拍他兄弟的肩膀,“就只剩你一个孤家寡人了,赶紧找个对象吧,要不然就成剩男了。”

陆磊黑脸,嗤笑道,“你求婚成功了?”

应靳成一僵,瞪了陆磊一眼。

等陆磊离开之后,应靳成和季晨装可怜,“你看陆磊都笑话我了,大家都知道我像你求婚都没成功。”

季晨望天,“那个,本来想找个好时机的。”

“什么?”应靳成眼睛一亮。

季晨认真的看着应靳成,“这么多年你为我付出太多了,牺牲学习的时间陪我复习,工作也尽量减少来陪我,还有很多帮助,我知道你有那个能力,这些对你来说都不算什么,可是相比之下,我能够为你做的就太少了。”

季晨捂住应靳成想说话的嘴,继续道,“所以我就想,也想做一件事让你感到高兴和幸福。记得你第一次跟我求婚的时候,那个紧张的样子,你知道吗,其实当时我也紧张也有些懵逼,我本来想答应的,可是连这种事都要你主动,我还算男人吗,所以这么久我一直在努力工作,我想买一对戒指,亲自和你求婚,我也想让你知道,你在我心里也是想要很珍贵的人。”

应靳成拉下季晨的手,那手心紧张的都出汗了,季晨絮絮叨叨的一通说下来,应靳成已经满心感动,他捏捏季晨的手,双眼明亮的看着对方。

“好吧,我终于准备好了两个戒指,花了我几乎所有的积蓄,你可不能嫌弃。”

“不嫌弃,绝对不会。”应靳成双目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看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两枚戒指,等把戒指为对方戴上之后,应靳成深吸一口气,“现在我可以亲吻我的新郎了吗?”

季晨抿着嘴笑,“我说不可以你就……唔!”

应靳成早就等不及了。

季晨双眼含笑的抱紧应靳成,这个男人也是激动幸福的吧。

于是在戚铭御和齐越结婚第二天之后,应靳成和季晨宣布也要结婚了。

这下不用离开,只等下一个婚礼开始,又是一个幸福的启程。

番外小剧场:

陆磊知道应靳成和季晨要结婚的事情之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过了一个晚上而已,这个世界变化真大……这下子真的就只剩下他一个单身狗了_(:D)∠)_

为什么才求完婚就要结婚,这么赶?用应靳成的话来说,他实在等不及了,反正双方父母都已经见过面同意了,还等什么?婚礼现场和牧师都是现成的,再重新布置一番就好了。

陆磊叹了口气,觉得有些心塞,于是打算出去透风。

身边两个兄弟都找的男人,陆磊摸摸下巴,男人有那么好吗?

要不然他也找一个试试看?

听说荷兰帅哥挺多的,也许有美少年。

陆磊转着圈,来到了一个gay吧,里面清一色的男人,陆磊眼睛溜了一圈,咂咂嘴,一个看上眼的都没有,算了,还是喝酒吧。

可他不知道,他这样纯亚洲男性的长相倒是吸引了好多人的注意。

二楼,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眯着眼看着陆磊,在陆磊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一个骄傲的像只孔雀的男人,看起来真是美味可爱。男人笑了笑,轮廓深邃的脸庞顿时柔和了不少,显得更加迷人,招了招手,后面一个人走了上来,“去,把我那瓶珍藏的红酒送过去。”男人指了指底下的陆磊,“请他喝。”

“是。”

陆磊在这种情况下被人请喝酒,还是个男人,这种经历还是头一次,他挑了挑眉,坦然的接下了,喝下去的第一口,眼睛就是一亮,好酒!那个男人还真舍得。

陆磊起了见一见的心思。

没过一会儿,身边就走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陆磊看过去,第一瞬间便是惊艳,男人五官深邃俊美,一双丹凤眼里仿佛含着风情,极品。

下一个念头就是,比他还高,不好压。

等陆磊和男人躺到床上的时候,看着位于自己上方的男人,陆磊一脸懵逼,等等,这剧情不对啊!

“哪里不对?”男人低头吻住陆磊的嘴,把他的挣扎和抱怨都压在了身下。

第二天早上,陆磊欲哭无泪的醒来,他兄弟明明都是上面的,为什么他就……

趁着男人还没醒,赶紧跑了。

等男人醒来以后,没看到陆磊,心情一瞬间变差,想去找人,突然来了一个电话,家族里要他去华国出差。

男人扒扒头发,暗道,总会有找到你的一天,滋味太好,他还没尝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