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激烈床戏 床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耽搁了两月,新书已发。

类型悬疑灵异,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看的故事,希望我能再一次为你们带来感动。

书名:通神

作者名:叶沃

简介:偏远山村的荒唐事……

我到了一个都是女人的村子,这里世世代代只生女娃,原以为这是男人的人间天堂,却没有想到自己走进的却是无间地狱。

举头三尺有神明,古书上常说神明约束众生的善恶,然而在这个没有信仰的时代,又有谁来考量人心呢?

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这是一个通神的故事,愿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尊神明。

我大二暑假的时候到偏远山区去支教,本身是想着做点好事善事也尝一尝为人师表的滋味,结果等到了地方才发现事情有点古怪。

因为这地方实在是阴盛阳衰的厉害,村里头八成都是女人,男人很少,并且都上了岁数,就没有低于四十岁的,我这么个年轻力壮的青年出现在这地方就跟黑夜中的萤火虫似得,全村的女人都过来瞅我,就好像我是啥稀罕物事一样,不过没多久老村长就把她们给赶走了,一边赶一边还骂她们都是些不害臊的东西。

看到我古怪的眼神,老村长摸了摸胡子,笑着说道:“谢老师,我可不是欺负这帮娘们,我这是在保护你。”

我有点纳闷,就问这为啥是保护我?老村长摇了摇头,拉着我的手说,以后得跟村里头的女人保持距离,要是有不知廉耻的勾引我,就交给他来拾掇,我觉得很好笑,就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老村长叹了一口气,盯着我看了一阵,说让我一定要记好了,千万别犯了忌讳。

忌讳?

我可是听说过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越是规矩多,有的地方甚至还很封建迷信?这土庙村该不会也是这样吧?只不过老村长不肯跟我多说,我也不好问,心里头寻思着甭管你这有啥猫腻,反正老子就在这待两个月就走人了。

可就在我到这土庙村第七天的时候,我却遇到了一档子事。

那天我给学生上完课,没事情干在村里头闲逛,可就在半路上,我却看见几个孩子拿着石头在砸一个女人。

被砸的女人蓬头垢面的,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散发着一股子恶臭的味道,蜷缩在角落,被砸的惊恐大哭,甚至手臂跟大腿上都流血了,最让我震惊的是这帮孩子的家长就坐在台阶上嗑瓜子,看着自家女娃拿石头砸人不仅不阻拦反而鼓掌叫好。

我当时就怒了,赶紧冲过去制止他们,一群家长反而不乐意了,站起来说:“谢老师,这女人是个傻子。”

傻子?

我回头看了眼,果然这女人虽然一脸恐惧,但眼睛里头却有几分呆滞,我更加恼火:“傻子你们就能欺负她了吗?”

有个村民说道:“她又不是我们村的人,鬼知道怎么跑过来的,大家谁也不愿意养这么个不知来历的傻子,就算不打她也迟早要饿死。”

这算是个什么逻辑?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但这个时候还是觉得心疼,怎么说这也是一条人命啊,为什么村民都一副很漠然的态度呢?我一把拉起傻女人就往回走,心里想着,你们不养我养。

这傻女人被打的不轻,好多地方都出血了,而且还一瘸一拐的,明显是之前受的旧伤,我把隔壁的陈嫂喊过来帮她上药,刚开始陈嫂不乐意,我好说歹说才答应,上完药,又吃了点剩饭,傻女人就睡着了。

她人傻,但心不傻,本能知道谁对她好,醒来之后就粘着我,但她蓬头垢面的,身上还有一股子恶臭的味道,我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拜托陈嫂给她洗个澡,足足两个小时,把两水缸的清水都洗成了黑水,这才算是给她洗干净。

清洗干净的傻丫头让我们都惊呆了,因为没有衣服穿,她穿着我的白色衬衫,还有陈嫂女儿的旧牛仔裤,但就是这一身不合身的衣服,却依然难掩她给我们带来的惊艳。

大概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除了有些瘦弱之外,她的皮肤竟然是出人意料的白皙,胸脯坚挺,双腿修长,淡淡的眉毛,薄薄的嘴唇,就像是画里的江南女子一样,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清澈无比,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

从丑小鸭一下子变成了白天鹅,傻丫头也算是出了名,好多人跑过来拜访我,专门就是为了看一眼傻丫头,很多男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我。我知道他们心里头觉得我是因为看出来傻丫头是美女,所以才会去救她,至于救她的原因嘛,是个男人都懂。

事实上我跟傻丫头的确睡在一起,但我却没有碰过她一根汗毛,有的时候感觉到她温软的身体在我怀里头扭动,我都会尽力克制自己,因为我觉得如果自己真要是对她怎么样了,那自己跟殴打她的人渣又有什么两样?

可别人不这么想啊,他们只会觉得我艳福不浅,有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还凑过来跟我说:“谢老师,要不今天晚上你把傻丫头借给我们呗。”

说着,还拿着一张百元大钞往我口袋里头塞。

我刚开始还不明白,后来一琢磨马上就怒了,说道:“傻丫头是我妹妹,不是出来卖的妓女!”

几个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人冷笑一声说道:“谢老师,你也别在这说瞎话了,要多少钱你说,反正这傻丫头你也都玩腻了,不如给咱们尝尝鲜?”

我脸色涨红,完全是愤怒的,当时就给了这混蛋一拳头,这一下子可算是捅了蚂蜂窝,几个人骂骂咧咧的开始动手,没别的可能,我被揍得不轻,躺在床上下不来床,就在我浑浑噩噩的时候,却感觉到背后一阵冰凉,居然是傻丫头,虽然还是痴痴傻傻的,但好像知道我很痛苦一样,拿着红花油往我身上涂抹,一边还落着眼泪。

我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值得的,欣慰的说道:“傻丫头一点也不傻。”

生活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傻丫头的傻似乎不是天生的,也许是某种疾病,等我走的时候一定要把她也带走,送到医院里面很有可能治好。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个念头根本没有实现的机会。

足足躺了三天,我伤好的七七八八了,老村长特意把我喊到他家里头给我赔罪,说他一定会教训那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我点了点头说自己不记恨,但是心里头却已经打定主意,等我伤彻底好了,就带着傻丫头离开这里。临走的时候,老村长叹了口气,说道:“小谢老师,你也别怪他们,我们村的男人啊,其实也挺苦的……”

他喝多了,零零散散说了一大堆,我没怎么听,反正我都要走了,谁还管这个?

等我回去之后,却发现傻丫头不在,我走的时候她明明已经睡着了才对啊?我去问陈嫂,她的眼神有些飘忽,说傻丫头出去玩了。我看了看天色,这么晚了,她怎么可能出去玩?而且傻丫头那么粘我,没我在身边基本上哪都不会去。

我立马意识到不对劲,凶狠的看着陈嫂,她有些怵我,低声说道:“傻丫头被孙老六他们领走了。”

我一听立即就怒了,抓起劈柴的斧头就往外冲,孙老六就是打我的那个王八蛋,我很清楚他们有着什么样的龌龊心思,傻丫头落在他们手里岂不是羊入虎口?

村里的人都睡了,孙老六家里头油灯还亮着,我还听到里头有嘻嘻哈哈的笑声,着急之下直接用斧头把门劈开,然后就往里头冲,一推开门,我就发现傻丫头了,她身上穿的白衬衫已经被撕开,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几个男的都坐在床边上。

傻丫头一看到我就大哭了起来,我眼睛都红了,骂道:“你们这帮畜生!”

我提着斧头就要冲过去,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门背后还站着个人,拿着根棍子照着我后脑勺就来了一下,我眼前一黑,身子也软了下去,血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

这一棍子算是把我给打醒了,孙老六蹲下身子,冷冷的看着我:“谢老师,这事跟你没关系,你最好别管闲事,兄弟们就是爽一爽,总不能只许你一个人舒服吧?”

我很想告诉他事情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但我却说不出口,剧痛让我浑身无力,说话的力气也没有,而且,我清楚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他的眼睛里面满是疯狂,这是一种欲望膨胀到了极致不得不发泄的疯狂。

有两个人把我抬了出去,就丢在门口,其中一个人望着我丢下了一百块钱:“谢老师,我们也不白占便宜,这一百块钱你收着。”

强烈的羞辱感让我脸色通红,但是鲜红的血液仍然在不断的流淌,滴落在鲜红的百元大钞上,散发着一股子腥臭的气息。

他们威胁我,如果我敢破坏他们的好事,就让我死在这里。

我很怕,我不得不怕,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穷山恶水,是远离城市的山沟沟里,在这里死个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管。

没多久,屋子里就传出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我沉重的闭上眼睛,直到那哭喊声越来越微弱……

天蒙蒙亮的时候,几个畜生拉开房门惊慌失措的冲了出来,一边出来还一边念叨着“死人了”,“这个疯女人居然自杀”一类的话,不详的预感让我惊恐莫名,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一点点的爬起来,然后打开了房门,就看到了让人震惊的一幕……

傻丫头浑身都是血,将那土黄色的被子都染的暗红,她的额头贴着墙壁,明显是大力撞击了上去,狰狞的伤口露出血肉,墙上那触目惊心的血印子正在往下滴着血珠,我仿佛能够看到她绝望的撞向墙壁求死的画面。

我身子如同筛糠一般的抖动,因为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那本来清澈的眸子里,此刻却遍布着怨恨,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色彩……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