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征服美妇

“啊!你快把它挡上,毛茸茸的那么大!恶心死了!”姬仙月背着身捂着眼睛哇哇大叫,虽然以前听人说过,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虽然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羞窘,感觉脸上热热的,心口噗通噗通直跳。秦受撇撇嘴,瞅了一眼已经被他扒光了的朱刚烈的下身,那个小朱刚烈也就五厘米长吧,还溜细,这么小的东西,竟然被姬仙月说成“那么大?”。“就这么大点也叫大?你真是没见过世面啊,我的可比他大多了,要不,我的给你看看?”秦受不怀好意的凑到姬仙月耳边打趣道,挤眉弄眼的冲姬仙月怪笑着,假装做出要脱裤子的动作。“峥!”姬仙月一把抽出长刀,刀锋雪亮,闪着森冷的金属光泽,透着丝丝寒气,刀尖直指秦受裆部,并沿着那里的轮廓比划了几下,红着脸,冷笑一声:“我今天吃饭的时候听旁边桌的一个男生对另一个女生说他那里很硬,要那女人今晚试试,我很好奇,不知道你的会有多硬,能不能拼一下刺刀。”秦受顿时冷汗大冒,连忙后退一步,看姬仙月那表情,似乎并不是在玩笑,真有想拿小秦受来实验一把的意思,连忙将她的长刀推了回去,看着昏迷的朱刚烈讪笑道:“主人太看得起我了,要想达到他那么硬的程度,还需和你多磨练磨练才行啊,啊对了,就这么放过朱刚烈怎么行,看我的”秦受赶紧转移话题,从袖子里取出一支类似圆珠笔一样的东西,在姬仙月眼前晃了晃。“这是什么?笔么?”姬仙月仔细看了两眼,没看出来是什么东西。“这是荧光笔,我之前逛街的时候在地摊上买的,使用里面特殊的荧光粉末写字的,白天看不到,但晚上却可以发光,咱们来这样……”说着,秦受就开始在朱刚烈脸上写起字来,姬仙月问他写了什么,他却神秘的贱贱一笑,说晚上你就知道了。反正朱刚烈也没受什么伤,只是昏迷而已,过一会可能自己就行了,因此秦受二人也不再去管他了,此时已经是晚上五点半了,这个世界比地球天黑得早,晚上五点时就应经天黑了,二人经过这么一折腾,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于是寻了个饭馆下馆子去了。这间饭店里每张桌子都用屏风隔开了,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包间,让顾客可以有私人空间用餐,很人性化,只是屏风并不隔音,旁边桌说话声音大一点的话还是能听见的。这些天的生活秦受也观察到了姬仙月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爱睡懒觉,爱吃甜食,不爱洗衣服,脱下来的小内衣啊小内裤啊全都扔给秦受来洗,这个世界的内裤和地球的一样,但女子的内衣却只是一件比较紧身的小**而已,并不能和地球上的文胸比,因此秦受考虑闲暇时间是不是找裁缝做个文胸,如果弄好了还可以拿去卖,说不定还能赚大钱呢。想到内衣的事情,秦受的目光就下意识的直射到姬仙月胸前,小姑娘也才十六岁半,正是发育的时期,小小的乳包鼓鼓的,刚好能握满掌心,和她纤瘦的身形刚好成比例,但和同龄人比起来还是显得小了一点,和地球上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就更不能比了,想起学校里的那些大奶牛,秦受目光泛绿,盯着姬仙月的胸口,心想要是再大一点就好了。“你的眼珠子在看哪里!”姬仙月脸色羞红,小腿在桌子下面狠狠踢了秦受一脚,一脸羞愤的娇喝道。秦受脚上吃痛,却也看到姬仙月也痛苦的皱了一下眉,小脸紧绷了一下,于是觉得好笑,契约的关系导致两人要疼一起疼,但秦受皮糙肉厚没什么感觉,姬仙月可就受不了了,但这小丫头却总是不长记性,因此总是吃亏,记得上次她拿鸡毛掸子抽秦受屁股,结果秦受啥事没有,她自己反倒是pp肿了起来,一天没敢平躺着睡觉。秦受装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我是在看你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如果单看那条项链的样子的话,我觉得它非常的美丽,你看那淡蓝色的晶石,在阳光下是多么璀璨夺目,真的是太美了,但是我发现当它被戴在你的脖子上之后,却瞬间失去了光辉一样,虽然依然那样的璀璨夺目,但是跟你一比,我却觉得这个项链原来也不过如此啊,这是为什么呢?我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秦受一脸认真的样子,像个追求真理的学者一样,严肃的看着姬仙月,仿佛真的想要想知道这个问题是为什么一样……噗~姬仙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脸灿烂如花,夹起一大块肉片一样黑乎乎的东西塞进秦受的嘴里,本想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露出笑脸道:“吃你的饭吧,本小姐当然是美丽善良温柔大方,岂是那苏青霓那调酸的泼妇能比的?我胸前这条项链并不是装饰品,而是一个储物相连,里面有三立方米的空间呢。”说着,姬仙月小手在半空中夸张的比划了一下,仿佛三立方米很大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能装下一头大象呢……“啊!你给我吃了什么?怎么这么辣!我靠!”秦受一边听一遍咀嚼,然后突然两眼一瞪,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都绿了,姬仙月塞给他的东西嚼起来像黄瓜,但却比辣椒海拉,秦受很能就辣的浑身大汗了。“哦,那是西周鬼椒,据说是世界上排第三的辣椒。”姬仙月满不在乎的说道。“我擦!”秦受嘴都快喷火了,连忙喝了好几大杯水,这才缓和下来。“哦对了,刚才那朱刚烈的储物戒指也被我收了起来,当做战利品,现在就放在这个项链里呢,要不我们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呀?”姬仙月兴奋的说道。秦受摇了摇头说:“等回家再看吧,要知道财不外露,况且这还不是我们的财,所以要更加小心,不过那朱刚烈是个有钱人,想必这戒指里肯定也装了不少好东西。”“嗯嗯”姬仙月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一脸兴奋满足的神情。“老李呀,六天后就是那学院第一废柴花瓶姬仙月和天才少女苏青霓的比赛了,你看好哪一边啊?我都听说了,那苏青霓可是都放出话来了,要姬仙月输了就给她舔脚呢!”这时,屏风另一边传来了对话声。

“什么!竟然敢叫我给她舔脚?做梦!”姬仙月生气的大叫,秦受连忙捂住她的嘴,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做出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她别说话。于是姬仙月一脸怒容的,气鼓鼓的坐在那里,和秦受一起偷听起隔壁的谈话声。“那苏青霓这么厉害么?就这么有把握能赢得了姬仙月和秦受?虽然秦受不能近战了,但他还能远战啊,谁也不能确定他会不会仙术,要是到时候秦受和姬仙月一起用仙术远程攻击,我看那苏青霓也会很吃力的。”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你说的也是,但是有几个人能够做到仙术和武技双休的?可能性太低了,反正我看好苏青霓,唉,也是姬仙月可怜,怎么能召唤出秦受这么个召唤兽呢。真是一朵鲜花插牛粪啊,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啊!”被叫做老李的人叹息一声。“哦?秦受怎么了,我看他也不错啊,那天对战苏长歌的时候那么拉风那么帅。”女生道。听到这句,秦受得意洋洋的冲姬仙月挑挑眉,看吧,人家女孩子都夸我帅呢!但是接下来那老李说的话却让秦受差点被口水呛死。“什么狗屁秦受啊,你看他那长相,跟个长毛象似的,连我家旺财都不如,真是配得上他那名字啊,你看他那三角形的头,鼻子长的都快到嘴里去了,耳朵根两把大扇子一样,脖子短的都快看不见了,他怎么能配得上那姬仙月,虽说姬仙月是废柴了一点,但那也是不折不扣的美女啊。”老李臭骂道。秦受脸都绿了,这人眼睛张屁股上了么,我这么英俊帅气英勇潇洒的大帅哥,怎么在你嘴里就成了长毛象了!还特么连你家旺财都不如,旺财是狗吧?秦受肺都快气炸了,姬仙月却噗嗤一声笑出来,两只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捂着嘴巴笑的身体都一颤一颤的,眼泪都出来了。这时候屏风那面又传来女孩子的声音:“我看你是嫉妒人家秦受有个那么漂亮的主人吧,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倒是觉得那姬仙月不咋地,你看她那小身板,跟个六七岁没长开的小孩子似的,你看她那小小的胸部,哎呦我去,那还叫胸么?哈哈哈,前胸都快贴后背了唉,那不就是后背长俩青春痘么!连我三分之一都赶不上……”这回轮到姬仙月躺枪了,秦受幸灾乐祸的看着姬仙月,小丫头脸色阴沉的可怕,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小拳头攥的紧紧地,一副要火山爆发的样子。秦受生怕她受不了又惹出些别的麻烦来,连忙倒了杯冰镇果汁送到姬仙月嘴边说:“压压惊,消消火,不跟她们一般见识,等到时候我们把苏青霓打成狗,她们就傻眼了。”姬仙月一口气把那一大杯冰镇果汁都喝光了,嘴里哈出一股寒气,将杯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哼了一声,脸色有些缓和,秦受趁热打铁,站了起来,身子越过桌子上空,脑袋凑到姬仙月脸前,两人鼻尖都快相碰了,吓得姬仙月连忙向后躲去,惊慌的叫道:“你干什么!?”秦受做贼似的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嘿嘿一笑,对姬仙月够了勾手指,小声说道:“你过来,告诉你个秘密。”姬仙月看了他一眼,脸色狐疑,将信将疑的将脑瓜凑了过去,耳朵凑到他的嘴边听着。“我有一个特殊能力,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可能性在百分之八十,今晚我要再次实验一下,如果是真的,那么对战苏青霓的时候,我们胜利的几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啊?什么特殊能力呀?”姬仙月好奇又兴奋的问道,完全忘了刚才还在生气着。秦受小声说道:“具体还不能告诉你,但我能告诉你的是,如果是真的,那么比赛的时候我将把你武装到牙齿,变成一个人形炮台,你只要继续练习你的仙术,然后再偶尔练习一下近战时候的盾牌防御就行了,别看苏青霓一副很厉害的样子,到时候让她碰都碰不到你就被揍成狗,哈哈哈哈!”秦受自信满满,现在就差一个验证了。姬仙月的心灵就像小孩子一样,前脚还生气呢,后脚就全忘了似的,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挥舞着小拳头说:“那赶紧吃,吃完了你快点去实验。”于是两人很快就吃完了饭,准备回家修炼去,结果刚走出饭店没多远,就听到身旁有两个女生路人在议论着朱刚烈的事情,秦受二人立即竖起耳朵,装成逛街的摸样偷听着。“哎,你知不知道,那个新来的转校生,叫什么朱刚烈的,其实是个心理变态啊。”“啊?怎么回事,快说说。”“你不知道啊,金鑫学姐今天下午本来是要去修炼室修炼的,看见有一间修炼室开着门,以为没人呢,结果进去一看,发现那个朱刚烈竟然光着身子在里面睡觉!而且双手还抓着他裤裆中间那个东西,哎呀恶心死了,真是太恶劣了!这是公然侮辱学校修炼圣地啊!有钱也不能这么任性啊!”“哎呀呀,真恶心啊,果然有钱人都是重口味的心理扭曲的变态啊,我听人说那些有钱人特别喜欢滴蜡油什么的……”……“哈哈哈哈……”那两个女生走出去老远之后,秦受和姬仙月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秦受笑的肚子都快抽筋了。“瞧你做的好事,哈哈,你也是个心理变态。”姬仙月一边笑一边擦着眼泪道。“咦?我擦,你看那是谁!”秦受笑着笑着,忽然眼角余光瞥到不远处一家服装店里走出的一个人影,顿时大惊。本来就是一个人影而已,在人群中并不能特意的引起他的注意,但那人脸上的四个荧光大字实在是太显眼了……姬仙月顺着秦受指着的方向看去,也看到了那个人,只见那个人脸上写着四个发着绿色荧光的大字:我是智障!

“他怎么不把脸上的字擦掉呢,就顶着我是智障就这么上大街了?”姬仙月不解的问道。“可能没人告诉他吧,要是我的话我也不会告诉他,让他多转悠一会多好啊,而且那个荧光粉需要用特殊的药水才能洗掉的,因为那种粉末可以融入皮肤当中,如果不用药水洗,就要等三天之后粉末被皮肤吸收才能消失。”秦受阴险的笑着说道。“哈!你太卑鄙了,我喜欢!”姬仙月踮着脚尖拍拍秦受肩膀说道,及膝的如瀑发丝随风微微飘荡,秦受有些好奇:“你这么长的头发,洗一次要用多少洗发精啊,麻不麻烦?”“要你管,哦,洗发精是什么东西?”“洗发精就是一种乳白色液体,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朱刚烈一开始还真不知道自己脸上有字。他被秦受和姬仙月合伙打败又被扒了衣服,心情极差,因此脸色阴沉的很,所以没人会自找麻烦的去提醒他。但每个看到他的人脸色都很怪异,就仿佛想拉却拉不出来,弄得菊花痒痒想笑还不敢笑的表情。朱刚烈自己也有些奇怪,他们为什么都用那种表情看着他?直到后来有一个喝醉了的小混混指着朱刚烈鼻子骂我是智障,朱刚烈还当那小混混是真的智障呢,不想理他,但小混混最终还是说出了“你脸上写着我是智障”这句话,朱刚烈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别人看他的眼光都那么怪异了,于是生气的把那个小混混暴打了一顿。晚上回到家,姬仙月在房间里打坐冥想,秦受则在院子里继续练习他的阵法。接下来他练习的是加速阵法,因为反弹阵法是反弹别人的伤害的,有点类似于朱刚烈的反弹屏障。这个阵法不太好实验它的效果,因为它是反弹伤害的,所以想要知道成没成功,要么打别人,要么被别人打,但是不管哪一种秦受都要受伤,都要疼痛,因此他果断放弃了。加速阵法和减速阵法是相反的,因此仙力模型的图形也有些相似,有一半都是相同的,另一半则是决定着阵法效果的核心部分,需要秦受仔细研究练习。学习这个加速阵法不光是为了比赛,更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那个猜想,因此秦受动力十足,精神亢奋,根本毫无困意,整晚都在练习。半夜,秦受有些尿急,于是就想跑到后院的厕所去撒尿,值得一提的事,这个世界的厕所和地球很像,也有着类似马桶一样的装置,但是比地球的厕所更干净,因为马桶自带冲水阵法和抽气阵法。“嘎吱~”秦受急不可耐的一把拽开厕所的门,却猛然发现马桶上坐着个东西!只见那东西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衣,在月光的笼罩下发出惨淡的白光。它那长长的头发一直垂到脚腕,将大半张脸盖住,只能勉强看到一张嘴,两手自然的下垂着,仿佛没有骨头似的,微风吹过,丝丝缕缕的长发便飘荡了起来。它身体明显很僵硬,缓缓地抬起头,浓密的头发中露出一只眼睛,死死瞪向秦受!秦受被那只眼睛一瞪,顿时心跳都停止了一拍!霎时间,浑身的汗毛便根根竖立起来,腿都有些发软了,却又像根钉子似的钉在地上,根本不能挪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怖笼罩住秦受,使他的嗓子仿佛被人掐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过了两秒钟,才终于尖叫出声来:“啊!鬼——啊——!”“鬼你个头啊啊啊啊啊——!”但是一声比秦受更加响亮,且带有无比愤怒和羞意的声音却猛地从那女鬼口中发出,那声音能量极强,强大的气场瞬间就将秦受压制住了,秦受的声音也啥然而止,然后呆呆的看着那“女鬼”。只见女鬼用手拨开凌乱的长发,露出一张白里透红的精致的脸蛋儿出来,两眼瞪得大大的,杀人般的目光盯向秦受。秦受一愣,好熟悉的脸,这张脸怎么长的那么像姬仙月?姬仙月!下一刻,秦受反应过来,难不成……“秦——受——!”一声咆哮从姬仙月的小嘴中发出,秦受现在哪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好他足智多谋,机灵精巧,连忙做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摸样,目光呆滞的说:“哦?有人在叫我么?我这可是在梦游啊,嗯,睡觉”。说着,秦受就转过身去,向前走了两步,也不管地上脏不脏,扑倒在地上倒头就睡,还发出很大很假的呼噜声。姬仙月气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着,赶紧提上裤子,手指迅速在空中画着美妙的淡蓝色图案,声音颤抖着:“秦受,当我不知道你在装睡梦游么?好吧,本小姐今天就让你睡个够,让你彻底一觉不醒!”。噼里啪啦的电弧闪耀着耀眼的白光,空气中都开始弥漫起烧焦的味道,一股危险的感觉瞬间袭来!秦受心中暗叫不好,他这么高的演技竟然也能被姬仙月识破么!?秦受赶紧爬起来,一把抱住姬仙月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我的主人,请原谅您愚蠢的召唤兽吧,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啊,我保证,我……”“1级仙术!闪——电——球——!”“啊——!”滋啦滋啦滋啦……——————————过了很久,姬仙月才从地上爬起来,她的白色睡裙已经被电成焦炭了,轻轻一动,黑色的灰烬就从身上掉下来,露出那雪白的肌肤。两朵红晕迅速爬到她的脸上,捅了捅秦受,发现秦受依然昏睡不醒,没有反应,这才松了口气。幸好秦受还没醒,要不然她现在光着身子的样子就被秦受看到了,那多羞人啊。姬仙月小心翼翼的爬起来,两手捂着胸部,想了想,于是又松开了,然后身体轻轻一抖,睡裙烧焦变成的黑灰就全都从身上散落,雪白的酮体就暴露在月光下,那样的圣洁美丽。“臭秦受,竟然偷看我上厕所,变态!”姬仙月使劲踹了秦受一脚,生气的说道,但是她踹完这一脚后,忽然发现秦受竟然流鼻血了,皱了皱眉,眼神不屑道:“哼,真是脆弱,只是被我轻轻地踹了一脚,就受重伤流鼻血了,怎么这么笨,笨死了,哼!”姬仙月哼了一声就光着身子跑回房间了。过了五分钟,秦受睁开眼睛,抹了抹鼻血,目泛桃花:“好美……全都看到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