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今天一路上的气氛很奇怪,邪主有些欲言又止,却什么也没说。m..com 乐文移动网只是一路不断地诵着晦涩难解的经文。轩辕发秋似乎略有紧张,时而关注着邪主。

风大哥仿佛也有些怪异,时而蹙眉,默默不语。最后说了一句:“我有种感觉,一种不祥的感觉。”

风大哥说话时,我注意到轩辕发秋身子轻微的颤了颤。难道他也有那种感觉?

我也有这种不祥之感啊!

不过我却怕打击到士气,只得安慰道:“大家别多想。想必是血战在即,有些紧张罢了!”

除此之外,我也找不到其他的什么理由!这时,小风云突然问道:“邪主前辈念往生咒做什么?这是超度亡魂用的啊?”

我十分诧异:“小风云,你知道邪主念的是什么?”

奇了怪了,连我都不知道经文啥的,小风云怎么会知道?

小风云鄙视般的斜了我一眼,奶声奶气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没文化啊?南郭长老以前经常在后山诵经,久而久之我就学到了些基础。”

南郭长老正是号称一阵风的南郭家风,我倒真没想到南郭长老竟也是个礼佛之人。不是出家人,却如此清心寡欲,与经文相伴,我着实佩服。

邪主缓缓吐了口浊气,叹道:“阿弥陀佛,老衲念往生咒,自然是为了超度……”

邪主并没有说超度什么人。不过我们都下意识的认为他指的是诗韵娅阁那些即将被我们斩杀的骗子们。我们不由得都觉得邪主心太软了。还给一群该死的骗子超度。

可惜,是非真假,又有几人明了?

一路默然,夜晚时分我们终于赶到了诗韵娅阁。

在司空玉菁夺位之前,诗韵娅阁本就是二十六圣的江山。风大哥对此地自然是轻车熟路。带领着我们飞速向大厅奔去。

要闹,自然要去大厅闹。若是刚到敌人家门口就发作,会白白给出很多的时间让敌人反应。

这一路格外的顺利。顺利到了诡异,甚至令我们不敢相信!诗韵娅阁的重重守卫,似乎完全没有看见我们,让我们轻松的闯过了重重关卡。

当然,这完全可以归功于风大哥身法高明,带着我们行如疾风。不过我却总是觉得不对劲。

诗韵娅阁昔日的紫晶修士已经全部离去。这几十年来纵然又招募了一些,也绝对不多。紫晶修士,尤其是到了紫晶阶,还愿意放下脸皮当骗子的修士,可是非常难遇的。

而诗韵娅阁背后的势力,想必也不会派紫晶高手在诗韵娅阁常驻。这毕竟关系到一个门派的主权问题。一个紫晶修士,已经完全可以干涉到一个二流门派的决策。

这样算来,应该没有多大危险才对啊。再说了,就算有几个紫晶修士,以为堪比紫晶一级的战力,打不过,总是可以逃的。可是……为何我心中总是不安?

不论我怎样不安,该来的总是会来。现在,我们已经站在了诗韵娅阁大厅之内。

事实上,当我们进入大厅时,就已经知道,不祥的预感真的来了!

按理说深夜时大厅应该是黑暗沉寂,留有弟子执勤。然而,我们眼前的大厅却是灯火通明,一片明亮。反而不见任何一个诗韵娅阁的弟子。

大厅中间摆放着一只巨大的铁瓮,足足有一人高。瓮下漂浮着烈焰,瓮中隐约可见翻滚的沸油。正不断的发出“咕嘟”声。

我看着众人的表情。风大哥双目直瞪,满脸惊讶;邪主只顾埋头诵经;轩辕发秋似乎早有预料,脸色十分平静;小风云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小脸蛋尽是好奇。

风大哥沉声道:“事情有变,恐怕我们中计了。速走!”

风大哥一边说着,一边引动灵气拉住我们就准备后退。正在这时,一阵爽朗又带着戏虐的笑声突兀传来。

“诸君欲去何方啊?”

风大哥脚步僵住,我们都停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对面走出的两道人影。

为首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周身黑气氤氲。青年身后,屁颠屁颠的跟着一个丑陋的老头。老头低头哈腰的不停向青年谄媚。

这时,背后也传来了大片大片的脚步声,以及一股股黑铁到黄金不等的气势。我们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诗韵娅阁的骗子们。

风大哥没有理会后方的大批骗子,也没有理会青年身后那个丑陋的老头。因为,这些人都没什么威胁,最高也只是黄金阶罢了。

风大哥只是盯着青年,眉头冒出冷汗。

青年很强!我感觉到了!青年气势完全内敛,没有泄出丝毫威压,但我仍然感觉到了青年的强大!这是先灵的直觉!

“慕容残夜……”

风大哥浑身冒着冷汗,这四个字,似乎抽光了他的全部力气。

那青年淡然一笑,伸出了一条苍白的手臂,指着那口巨瓮。

“瓮内之油已沸,正适烹君。请君……入瓮。”</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