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go-->

“嘿,难道连厕所都包下来了?算你狠!”潘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塞进朴正楠手里:“不就是看个厕所么,了不起啊。这笔巨款算是卫生费,不用找了,记得开一张收据,我回头找人报销。”

朴正楠手里拿着一块钱呆住,脸色铁青,任督二脉疯狂涌动真气,好像再不大打出手,就会爆体而亡。只可惜,美女就在眼前,不得不表现出绅士的胸怀和气度。

“潘辰先生,我怀疑你是蓄意闹事,骚扰庆功宴现场秩序……”

潘辰两眼一番白,打断了他的话:“大哥,别秀逗了。如果要闹事,我单枪匹马的杀过来是自找死路么?这里有几百个警察,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我淹死。”

“你肯定不是一个人!”朴正楠咬牙说道。

“哦,你是说另外一个啊,他在上厕所呢!晚上吃坏了东西,估计没半拉个小时出不来。唉,这件事教育我们,千万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潘辰哈哈一笑。

霍天这厮也是个倒霉鬼,晚饭没吃到就算了,在大排档还跟乔艾抢起了小龙虾。谁知那丫头是个狠人,硬要了一盆变态辣的,结果她鸟事儿没有,霍天拉稀拉了个翻天覆地。

朴正楠听不懂潘辰话里意思,气愤的呛道:“潘辰先生,请不要转移话题。如果没有请帖,请你离开,庆功宴马上就要开始了,闲杂人等一律清场。”

“哟嘿,我这暴脾气,老子偏偏就不走,你能拿我怎么样!”潘辰捏了捏拳头,示威地摆了摆。

朴正楠虽然从小练习跆拳道,算是个中高手,可是面对潘辰还有点不够看,当初比试手劲就已经吃了个大瘪,今天又是这么隆重的日子,要是跟他扭打在一起,实在是自跌身份。

“楚怜小姐,潘辰先生没有资格进入现场,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进去吧!”他暗暗耐下性子,转头对楚怜笑道。

楚怜摇摇头,露出淡然的笑容。她来到潘辰身边,主动挽住他的胳膊,“我记得参加庆功宴的宾客可以带一名同伴。潘辰,不如我们一起进去吧?”

“这感情好。”潘辰耀武扬威的对韩国友人一阵挤眉弄眼,嘚瑟的劲儿堪比一夜扑倒一百零八个大美女。

两人踏步而行,走路庆功宴现场。

潘辰的西装革履穿戴不整,暗中蕴含着时尚的装扮。那柔寡深沉的眼睛,看上去就像个不得意的忧郁画家。个子虽然不高,却挺拔傲立,容貌出众。稚嫩的嘴角有些两缕依稀的绒毛,远远看去好似故意没剃干净的欷歔胡渣,更添了他几分忧愁的气质。

这种半大不大的男孩子对少妇的杀伤力大得惊人,才堪堪露面会场,就已经吸引了不下十道如饥似渴的目光。

在他身边,楚怜同样魅力十足。且不说她的容貌犹如湮尘的仙子,那不染淤泥的微笑,就能和全名清纯女神钟倩较个高低。年纪不过十**,可已然落落大方,身材苗条,双臂均称,冰雕玉琢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淡淡的粉芒,诓人眼球。

两人一起进入庆功宴大厅,立马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帅男靓女搭配最是好风景,这两人走在一起,简直堪称金童玉女,装扮也相得益彰,比起出境的大明星还要耀眼。

朴正楠跟在他们身后成了摆设,暗自咬牙,脑海里浮现出一句华夏国的名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潘辰这小子比我帅,他若是牛粪的话,那我岂不是连牛粪都不如?!

“你给我记住!”朴正楠在离开潘辰身后,低低的威胁了一句。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