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啊再深点用力力

仅以身份而言,李坏的身份在西南的‘啸天堂’中,可谓是真正的权二代,权贵子弟中的权贵子弟。

父亲的西南王古毅麾下最得力的属下,无上大宗师李寻欢;母亲是西南王古毅的亲姐姐,曾经皇浦氏的大小姐。从小再古毅父母身边长大的李坏,再古父古母那里几乎得到了等同于古毅亲身子女同等的疼爱,绝对是真正的权贵子弟!

当然,虽说李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在教育方面还是十分到位的!无论是李寻欢还是皇浦玲对李坏的教育都相当的严格,配合‘帝王谷’内没有差别的培养,李坏倒也没有生出纨绔子弟的脾性!

不仅如此,也许是从小跟在古芸娘身边多了,总是要为古芸娘惹的祸背锅和顶缸,反而养成了沉静稳重的脾性。

随后在跟随古芸娘在江湖的闯荡中,更将这个性格磨练到了极致!

在表面上,李坏似乎继承了父亲李寻欢遇到事情的极致冷静,也继承了母亲皇浦玲应对事情的聪明和狠辣。一手飞刀绝技虽比其父亲李寻欢神一般的技法差了很多,但也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条道路!

按照古毅在看完李坏表现出来的飞刀绝技后,也是赞不绝口,很是欣赏!

紫金大陆李寻欢的飞刀是‘正宗’的‘小李飞刀’,凝结‘精气神’之后的极致,几乎可以嗜杀一切!古毅曾一度觉得,紫金大陆的李寻欢是自己所知的那个本尊的转世,否则的话二人怎么会都能这种几乎一模一样的绝技施展出来?!

要知道,这已经不是武学理念和资质的原因了,而是从性格、体悟和天赋以及各种与众不同的特质下才能施展出来的独一无二的绝技!

在古毅所见所知中,除了前世那几个位面的李寻欢和紫金大陆的这个李寻欢,再也没有人能够施展出这种犹如鬼神一般的飞刀绝技了!

就是古毅自己,也曾凭借着自己BUG一般的情况进行过研究,结果也不过画虎类犬,实在是差得太多了!

作为李寻欢的儿子,李坏虽然也修炼飞刀绝技,但从一开始走的就是与自己父亲完全不同的道路!

李坏的飞刀是一种薄如蝉翼,只有拇指一般长短的小飞刀。相比父亲李寻欢那种正统的飞刀,显得纤细短小很多!但是并不是说,这种飞刀威力就小了!

飞刀既出,同样蕴含着无上的威力,同级高手也是难以应付的!

但李坏更厉害的是,是数量!

薄如蝉翼的飞刀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携带很多,一旦李坏施展出来,那么就是疾风骤雨一般的状态,对手根本防不胜防!在这种状态下,李坏同样拥有越级挑战的实力!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紫金大陆李寻欢的飞刀犹如反器材狙击枪,一刀出去基本上有死无生!而李坏的飞刀则是加特林极强,疾风骤雨连绵不绝,基本上一番刀雨过后,活下来的可能也不大!

在古毅看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飞刀没有孰强孰弱,只要施展这本绝技的人本身足够强大,就是胜利的一方,而并不是技法上的高低!

如今的李坏,最欠缺的仅仅只是积累和沉淀!只要悟出了自己的道,能够以天地灵气凝结出真气而成的飞刀,其成就也将不可限量!

所以,李坏现如今是年轻一辈中唯一一个重点修炼内功领悟天地之人,而不是以修炼各种技法凝练属于自己武功的状态。

“一个有意思的家伙!”熊猫儿远远地喝了一口酒,轻声笑着说了一句,随后转头看向一边的断臂男子,“喂喂,心里现在有些不好受吧?”

“呵。”断臂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已经重新振作起来的杨过。

经历了一番变故后的杨过比以前轻佻随意的样子沉稳了很多,如今的他不仅仅是表面上变得成熟起来,整个人的气质和内心也比以前要好了很多。

“小熊你说什么呢!”一边的萧十一郎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对于熊猫儿哪壶不提开哪壶很是气愤。

不管怎么说,杨过是他们的朋友,实在不应该在对方伤口上撒盐!

对于‘复兴会’的人而言,李坏虽说也是出自‘帝王谷’,但毕竟与他们相处时间不长,很长一段时间内内也不是与他们一起行动,自然属于‘外人’!而杨过则是至始至终都跟他们在一起,自然要维护一些了。

当然,维护也是有限度的,而不是没有底线的为了维护而维护!

杨过的情况从根本上来说,其实算得上是咎由自取了!死缠烂打小龙女的时候对郭芙弃之如履,知道郭芙第二人格的出现后,才造成后面的一系列情况。

如今小龙女几乎已经肯定不可能与他杨过有什么纠葛了,而郭芙则视其为仇人,没有见面就动手就已经是看在同僚的情况上了。

整件事情究其原因,没有谁对谁错,只有遗憾!

现如今的‘复兴会’在男子这边几乎没有人会再提这些事情,所有人都在可以回避着什么。

而女子这边......

“哼!”远远的,陆无双看向远处的郭芙眼中满是怒火和不满。她的性子本身就急,加上爱郎被郭芙所伤,陆无双自然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看了。本就直性子的她自从郭芙前来后就没有表现出什么好脸色,话里话坏甚至都在针对着郭芙。

“表妹......”在陆无双身边不是别人,正是程英。

虽说同样是将一颗心都放在了杨过的身上,但相比于陆无双,程英可要冷静很多。她从一开始就看明白了其中的因果关系,虽然对于杨过断了一臂感到十分的心疼,但却也没有太过责怪郭芙。

事实上在郭芙斩断杨过一臂之前,杨过是那种很不懂的珍惜的人!在杨过的眼中,除了小龙女,其余人什么都不是!无论是郭芙、程英还是陆无双都被其不屑一顾。

这还不是最让人气愤的,最让人气愤的是,明明杨过一心只有小龙女,但却对三女的殷勤给予了一定的回应,没有让她们断了念想,始终保持着暧昧的关系。

要不是郭芙突然黑化,也许杨过至今还会是那个样子,至始至终都吊着她们!

如今的杨过则已经完全变了另一个样子,对于小龙女已经放下了的他开始真真正正地正视其了身边的女子起来。程英和陆无双对他的爱也得到了回报,至少不像是以前那般隐约和暧昧,而是给予了承诺了。

从这一点上看,程英甚至有些感谢郭芙!

“啊咧咧,这一幕似曾相识啊?!”而在第三处聚集之地,曲非烟坐在一棵大树的粗状枝干伤,一脸玩味地看着不远处的二人,笑嘻嘻地对下方的郭襄说道,“襄姐姐,你怎么看?!”

“我在旁边看!”郭襄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随后神色复杂地看向了远处自己的姐姐的背影。

说真的,以前郭襄还真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姐姐。从小就在郭芙羽翼下生活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姐姐之前经历了什么!甚至在之前郭芙那个柔弱的人格占主导地位的时候,郭襄还有些看不起郭芙。

直到后来,郭芙黑化,郭襄终于知道自己的姐姐为自己付出了什么,心中感到愧疚不已。

只是在愧疚之下还有畏惧,郭襄不知道该如何跟自己姐姐说话,也自觉没有脸跟自己姐姐说话,只能远远的看着姐姐的一切!

如今,看到自己姐姐也有了爱慕她的人,郭襄其实心里是十分高兴的。

在紫金大陆,一个女人的名节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未嫁人妇而丢失贞操的女孩,更是会要承受巨大的压力!郭芙之前生出的那个柔弱人格就是在那巨大的压力之下诞生出来的。

毕竟,在人族普世价值像极了古毅前世地球宋明时期的观点下,一个被‘玷污’了的女子,实在是抬不起头来做人!

就如花无缺的妻子阴雪娘,也曾因此陷入黑化和疯狂之中。要不是花无缺的爱意和真诚感化了她,也许阴雪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郭襄一直都担心,以姐姐郭芙现在的状态和过往的经历,毕生都会生活在困苦之中!却没有想到,世间也还有如花帅花无缺那样的男子,郭襄实在是为自己姐姐感到欣慰!

“这李坏是什么来头?!”曲非烟从树上跳了下来,好奇地看着远处那个安静地站在郭芙身后的男子,歪着头问道,“我总觉得他的出身不凡呢,只不过却从没有听说过他!”

“你自然是不知道,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郡主一起行走江湖了!”殷素素这时候走了过来,开口说道。

“郡主?!”曲非烟愣了一下,随后想了那个传说中的小魔女,不由得露出玩味的表情,“那他是郡主的什么人?!面首?!”

“胡闹!”殷素素听到曲非烟这口无遮拦地话,不由得走过去敲了她的头一下,随后脸色严肃第说道,“你也不小了,什么玩笑不能开不知道吗?!”

“这李坏与郡主是姑侄关系,怎么能够随意编排!?”

“姑侄关系?!”听到殷素素这么一说,无论是曲非烟还是郭襄都愣了起来。

“李坏的父亲是无上大宗师李寻欢,母亲是主上母亲认的干女儿,曾经皇浦氏的大小姐皇浦玲!”殷素素脸色异常的严肃,显然对于之前曲非烟的话感到严重了,“从小李坏就生活在老主身边,视若亲孙!主上对李坏也是格外的看重,被认为是年轻一代少有的佼佼者!”

“当年郡主外出闯荡江湖,李坏作为亲信护卫一直跟随在左右,其能力和背景岂是我们可以随意编排的?!”

“这......”曲非烟也吓了一跳了!

从殷素素所说的情况来看,这李坏的身份背景在西南可谓是独树一帜了,恐怕仅次于主上的亲生子女。曲非烟之前的玩笑话若是传出去,也许主上会一笑置之,但别人......

“不过是一个权贵子弟而已.......”一直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听着众人聊天的夏雪宜皱起了眉头,对于李坏的身份很不感冒。

“只是权贵子弟?!”殷素素毕竟是蓝凤凰的亲传弟子,对于李坏的情况还是了解的。只见她脸色变得异常的凝重,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众人,沉声说道。

“李坏虽然生在权贵之家,但自幼被严厉教导。无论是家学还是本身的资质都十分的优秀!”

“看多了曾经皇浦氏纨绔子弟的母亲从小对李坏要求就极严,其父李寻欢也从不溺爱,自幼接受的训练一点都不比我们差!”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李坏自幼就知道什么叫做‘学我者死,似我者死’的道理!虽所学是其父传下的飞刀绝技,但却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思路来修炼,如今在成就上已经独树一帜!主上在见识过他的飞刀绝技后,更是赞不绝口,认为其在未来一旦成功,其成就不会输于其父!”

“别看他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在行走江湖的时候,他可是负责为居住扫尾的人!只要是他的敌人,动起手来没有丝毫的客气,也不曾有所谓莫名的骄傲!在行事方式上,李坏似乎与主上也有相似之处,只求达到目的从不去烦恼所谓的桎梏!”

“素素姐,我知道错了......”曲非烟这才知道自己之前犯了多大的忌讳!

在紫金大陆,你可以质疑对方的实力,但绝对不要质疑对方的人品,更不要妄加揣测和评断!尤其像之前曲非烟的那种看似调侃实则侮辱性质极重的话,那可是绝对不允许的!

若李坏借着这个话来对曲非烟动手,没有人可以说什么,也没有人能说什么!

只要李坏以此话做借口与曲非烟进行生死斗,即便是主上古毅也不能阻止!这不仅仅事关李坏的个人,还关系到古芸娘乃至整个‘啸天堂’的高层!

“你也该知道一些轻重了!”殷素素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沉凝了一下后说道,“我会立刻向主上禀报,要求让你重回‘帝王谷’接受培训!此事不容商议!”

“哦......”曲非烟此时也只能低头认命了,丝毫不敢有反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