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痴汉电车

顾安看了一眼顾远,见顾远点头,便敲了敲门,小厮有些兴奋地在门口张望,可惜敲了两次门都没有人来开门。

“朱大夫人。”顾安扯起嗓子,用比刚才敲门重了两倍的力度再次使劲敲着,毫无防备,红色的雕花木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丫鬟的手扶在门框上面,看着顾远等人转身进了屋。

顾远走进屋,顾安和小厮跟在后面。

大夫人已经换上了通身的素衣,天色昏暗,在屋内点起的橘色灯光中,她冷淡清朗的面容却显出一种略微迷蒙的神情,她的手里抱着一件蓝色衣袍,按样式来看应该是男式的。

听到响动大夫人抬起头看了顾远一眼:“你们来了。”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话家常。

丫鬟站在一旁,见众人都不说话,她突然朝着顾远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大人,大人,凶手是大夫人,与我无关,我只是按照大夫人的吩咐去买的毒药,我也不想害死老爷啊。”

面对丫鬟的背叛大夫人丝毫没有反应,手轻轻拂在衣服上面,一下又一下。

“大夫人,如丫鬟所说?是你杀了朱员外?”顾远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憔悴的女人有些不忍心问出这句话。

“对。”大夫人抬头和顾远对视,然后扭头把衣服折叠好放在桌面上,站起身看了丫鬟一眼:“和她无关,都是我吩咐她去买一样毒药好给我相公吃了……”

有泪从她眼眶里滑落下来,她手撑在桌面上声音带了颤音:“我怎么就干了这种糊涂事,既然真的要丫鬟去药房买药来害了他的命呢……该我死啊,二夫人有孩子了,若我死了他们才是好好的一家子啊,该我死……”

“把大夫人带回衙门。”顾远对着顾安点头示意。

没等顾安碰到她,大夫人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衣服抱在怀里,口中喃喃道:“相公,相公……”便颤颤巍巍向门口走去了,顾安只有跟在后面。

顾远打量着还跪在地上的丫鬟,拖过一个椅子坐下:“药是你给你们夫人的?据你们夫人说你是药房买的?”

“我,药是我给大夫人的,可是不是我买的,我我是托人买的……”

“噢?毒药还可以托人去买?”顾远看着地上的丫鬟挑起眉头不由笑了。

“我们夫人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我也没出门,所以……”

顾远打断她的话:“你就说是谁给你的药?”

“阿鸢,阿鸢给我的。”

“阿鸢?”见顾远疑惑小厮连忙解释:“阿鸢是二夫人的丫鬟。”

“这样啊。”顾远点头,冲着丫鬟道:“你起来吧,去把你们二夫人还有那个阿鸢叫到大堂里面,我有话要问她。”

“不,不行。”丫鬟猛抬头:“大人,我,你不能问她们,要是大夫人知道阿鸢帮我买药我们俩都死定了。”

“叫你去就去,废话不是一般多。”顾远手里握着的凛勾剑轻轻点在了地上,却吓得丫鬟一下子站起来往门口跑去。

顾远朝着小厮勾了勾手,对他私语了几句,面对小厮的迟疑,他只好又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小厮双手接过跑银子着去了。

顾远站起身却发现梳妆台上面有一张宣纸,被一个脂粉盒子压着,被风吹起一角: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

走出大夫人的别院,雨已经不是很大了,顾远弃伞,靠着墙边往大堂走,路上每隔一段路已经有仆人点上了石灯,顾远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脚步踩在石板路上的回声。

在大堂刚坐下,大夫人便领着阿鸢来了,后面跟着大夫人的丫鬟。

还没等顾远说话,她已经坐在了椅子上开口:“大人,我已经知道了阿鸢和拾儿做的坏事,我自然会教训她们,如今就先请大人依法办事,惩治了杀害我相公的凶手。”

“二夫人所说的凶手指的是大夫人?”顾远把凛勾剑抱在怀里,翘起脚。

“自然是,拾儿不就是证人吗?”二夫人转头看了大夫人的丫鬟那个名拾儿的姑娘一眼,她便马上跪了下来:“大人,凶手就是大夫人。”

“凶手是大夫人?”顾远看着这个急不可耐想把大夫人送上断头台的丫鬟缓缓开口:“大夫人若是凶手,你岂不是帮凶?”

“我,我不是,是大夫人逼我买的。”拾儿使劲摇头,扯着二夫人的裙摆:“二夫人救我,二夫人救我……”

“你个蠢货和大夫人一起谋害我相公,我怎么救你……”二夫人一脚抖开拾儿的手。

顾远看好戏地靠在椅背上打了一个哈欠继续煽风点火:“提供毒药,间接杀人,斩头是不必的,可是……”

拾儿看着顾远有些发抖:“可是,可是什么……”

“嗯。”顾远故作沉吟:“大概就是关在牢里一辈子,与老鼠蟑螂为伴,每天吃硬梆梆的脏馒头,连水都喝不上一口,一辈子不见天日。”

“不会的不会的。”拾儿摇头,拉住二夫人的手:“二夫人救我,救我……”

“你们二夫人怎么救你,她又不可能承认自己的罪行,当然只有你代替她去和老鼠做邻居,蟑螂做朋友了啊,每天晚上和你睡一张床,呀。”顾远扯起嘴巴,嫌恶地打了顾哆嗦。

“你在说什么,什么是我的罪行。”二夫人一把甩开拾儿的手:“大人,她是帮凶,你快带她走。”

“啊。”拾儿突然站起身子,朝二夫人扑了上去,一手抓住她的头发,另外一只手在她身上乱掐,二夫人也不甘示弱,两人互相扯拽着,而阿鸢只敢在一旁站着,想劝架却又不敢:“二夫人,二夫人,你没事吧,拾儿,你住手,你们别打啊……”

女人还真是恐怖,顾远咋舌,却看见了一脸惊讶愣在门口看两个女人互撕的小厮,顾远对他道:“愣着干什么,过来。”

小厮连忙小跑到顾远身边把手中的一个瓶子交给他:“二夫人房里找到的,里面应该是什么粉粉。”

“好。”顾远点头,看那两个女人估计也是拉不开了,干脆把手中的瓶子往地上一扔,黄色的粉末在地毯上炸开。

二夫人和拾儿停下动作,两人的手还挂在对方身上。

“二夫人,还不认罪?”顾远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你相公是你杀的啊。”

“不是我,我说了不是我。”二夫人对着顾远吼起来,一把将拾儿推开。

“你莫非把拾儿真当成一颗棋子了,蠢得敢去替主子买药杀人却在杀人后就自乱阵脚嚷嚷那么大声,不就是为了嫁祸给大夫人莫?更何况,所谓在药房里的药却是由你的丫鬟交给拾儿的,若不是你指使,没什么钱的大夫人哪有钱去买金刚石?若不是你指使,丫鬟有这智商去买这种依据尸体表面什么都看不出来症状的毒物?”

顾远把目光投向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阿鸢:“若是你们俩再包庇她,帮凶的罪证就落实了,你们俩就去牢里待着好了。”

阿鸢移迟片刻跪在了拾儿的旁边:“大人,是大夫人指使我将药交给拾儿的,让拾儿挑拨大夫人与老爷的关系,而且……”阿鸢低下头道:“大夫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啊,她以为只是让老爷吃了会对身体有伤害而不能生育而已,她没有想要老爷的命啊。”

“你们都在说什么屁话。”二夫人一把掀落矮桌上的茶盏,怒视着两个丫鬟。(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