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凛冬之寒,将战场变成了凛冬之墓……

当**师艾琳带领着霜寒女巫们杀进战线时,天地为之变色,寒潮刮过,女巫身边的士兵们纷纷冻结,就像在训练场不慎被魔法反噬的女巫学徒一样,寒冰和白雪将他们的身躯冻结,勇敢冲来的士兵也被女巫们的长矛利剑刺杀。

老领主伯特纳见状,怒吼一声,抡起重斧,朝高阶女巫艾琳劈去。然而,这原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伯特纳身材魁梧,战斗彪悍,然而,他毕竟老了,一个战士,再怎么样,无法在没有战术掩护的情况下杀死一名高阶巫师。

艾琳在老领主冲来前一刻便发现了他,霜寒长矛凭空在她手掌心生成,仅仅一瞬间,闪耀着蓝光的冰霜长矛便刺向了狂奔而来的壁炉城领主。

伯特纳满腔怒火,染血的战斧破空劈来,却在击中女巫首领的前一刻被反杀,霜寒长矛出击,一道寒光闪过,矛尖已经刺穿了老领主的腹腔。温热的血水在长矛杆凝固冻结,寒冰能量顺着伤口扩散出去。

伯特纳只觉得寒意袭来,犹如冰冷海洋,浩浩荡荡,将他吞没。那颗跳动了六十六年的心脏在这一刻被冻结。

他看到了**师艾琳那张冷如白雪的脸孔,只恨自己不能再年轻二十岁,一定一手将她捏死。可是,他没有机会了……艾琳奸笑着,双手一用力,冰霜长矛便刺透了老领主的身躯,她将他挑了起来,随后猛的用力,将发黑的尸体扔了出去。

恐惧在北境联军中蔓延,士兵们紧绷了一整天的精神防线正在崩溃。

越来越多的逃兵出现在战场,霜寒女巫组成的战斗巫师团就像一把利剑,撕开了北境最后的防线。

艾琳冲杀在前,冰霜长矛肆意屠杀着周围的北方士兵,魔法之光环绕着她,那是璀璨夺目的蓝色光芒,也是致命的冰冷光环。所有在**师周围的士兵都感到寒气彻骨,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行动变得无比迟缓,根本无力抵挡那削铁如泥的冰霜之剑。大魔法师艾琳得意洋洋,嘴角扬起必胜的笑容。

然而,胜负还未定,在人群溃散的地方,一道恢弘的电光划破天际,惊雷炸响。巨熊咆哮着唤醒了人们心中最后的勇气,罗德只能亲自阵,“不要逃!”

“跟着我,反攻!”

“为了基斯里夫!”

“北境永不沦陷!”

大领主呼唤着,咆哮着。迎着溃败的人群,罗德独自一人冲了去。身后,是厄孙之子骑士团里的八十八名熊骑士。

雷电环绕着战斧,原始的力量在体内翻滚,咆哮,横冲直撞。罗德只觉得一瞬间,全身充满了原始而狂野的力量。这股力量是如此强大,从未有过的充溢感涌心头。似乎身体属于自己,又不属于自己。那迟缓的动作在旁人看来却是如此迅捷。

血与铁的战歌中,罗德猛的将战斧向前挥去。大地被撕开一道裂缝,跳动的闪电在缝隙间极速穿梭,穿过逃亡的人群,直击**师本人……

艾琳只能将冰霜长矛猛的刺在地面,冰冷的寒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扩散开来,在电流击中女巫的前一秒,寒冰屏障与这股气势汹汹的雷电之力猛的相撞。两股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力量在法师面前激烈交锋。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瞬间将周围百名士兵和女巫炸翻。

“为了北境!”

罗德高喊一声,冲锋而去。蓝色的电光环绕着战斧,脚下,同样电光四起。

熊神和雷神的力量在体内翻滚,这一刻,万千神力饱含在这把矮人铸造的秘银战斧中,众人注目之下,北境之王狂吼一声,高高跳起,战斧自而下,劈向地面的高阶女巫艾琳。

南方军的统帅不退却,所有人都看着她,看着她与北境之王之间的对决。退却只会让重振的军心崩溃。**师艾琳只能原地不动,接受这次钢铁与雷电的审判。

她在寒风中高速默念着咒语,无数冰雪像龙卷风一般环绕着她,形成一道无比致密的寒冰之盾。下一秒,战斧与冰盾激烈交锋。

刹那间,黑暗的天地中,一道红色的电光闪过,伴随着寒冰之盾的破裂,冰霜能量化作寒冰之环,以**师为中心,再次波散出去。强大的冰霜能量冻结了方圆百米内任何生物!

然而,面前的北境大领主罗德却安然无恙,雪花和碎冰布满了他的脸庞,但是身却没有一丝伤痕,强大的厄孙之甲挡住了几乎所有的魔法伤害!

艾琳在震惊中重拾信心,她调整了自己的战姿,小退一步,同时周围的空气中立即生成两个一模一样的战斗女巫,冰冷的武器朝罗德急速刺去。

然而,愤怒已然将罗德吞噬,这股力量就像深渊火山,源源不竭。感受着体内流淌着的那股原始之力。罗德狂吼着将手中的战斧一分为二。

夺目的电光爆炸开来,瞬间炸碎了霜寒女巫的两个幻体!

然而,艾琳再次施法。碎裂的冰渣自半空中再次飘起,形成无数根寒冰利箭,瞄准了孤身一人奋战的北境之王。

**师后跳一步,嘴角扬起一丝浅笑,她乐于看到这样一个雄伟的战士被万箭穿心的模样。

但是,罗德再次让她失望了。只见,纷飞的雪雾中,大领主挥舞战斧,那把印刻着飞行大师符文的秘银战斧在空中划出一道绚烂的弧形电光,随即从罗德手中飞了出去。

瞬间,大领主周围,出现了一整圈的雷电之光!战斧环绕着北境之王打转,擦起无尽的电光火花,在寒冰之箭飞来的一瞬间将其彻底击碎。

艾琳嘴角抽搐了一下,百年来,她第一次遇到了对手……

“来吧,凡人!你应该懂得接受自己的命运!”

**师抽出长剑,一手持矛,一手持剑。飞速扑向罗德。在她眼里,既然魔法攻击无法对这个蛮夫起作用,那么,就用最简单暴力的方法来解决。

夕阳余晖下,两人都以常人无法匹及的速度出手战斗着。

在熊骑士眼里,他们的大领主就像一阵旋风般,战斧撕裂空气,发出呼呼的狂啸声;而**师艾琳的出手同样快得惊人,只看到一阵阵幻影袭过,冰霜长剑已然扫过大领主面前的空气,所有人都看不到实体的武器,只有武器挥舞过后留下的残影。

“北境的子民们,跟着你们的王,反攻!”

正当罗德与**师艾琳浴血搏斗之际,熊骑士团长西贝斯高举战锤,奋力呐喊出了反攻的口号。

夕阳渐渐西沉,将整个天边染得血红。

暗红色的光芒下,罗德抡起战斧,用尽全力,一斧子劈向霜寒女巫艾琳。

法师举起冰剑,冰霜长剑却在击中斧头的一瞬间化作无数碎冰,飞溅开来。战斧却丝毫没有减速,继续沿着原来的轨迹下落。这样的速度,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无法躲闪,但是,艾琳原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一百年前被转化为吸血鬼,力量和速度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战斧落下的前一刻,她侧身躲过,同时向前翻滚,手中的冰霜长矛宛如一道银光出鞘。

就在雷霆战斧落地的一霎那,**师手中的冰霜长矛也刺中了北境之王的身躯。

空气在这一刻冻结,夕阳下的红光下,法师的长矛直勾勾的刺在罗德的胸膛。在罗德身边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们无法想象北境之王倒下的后果……如果罗德倒下,北境联军必然涣散。所有一切的努力都将化作泡影,整个北境,整个基斯里夫将继续被寒冷和黑暗所笼罩。

然而,出人意料的一幕再次出现,只见罗德抬起那张沾满冰雪和鲜血的脸。一把握住艾琳刺来的冰霜长矛,右手的战斧随即狠狠的劈下,一斧子将法师的武器劈成两截!

这时,艾琳才看清,她刚才自以为的完美一击居然没能刺破这个人类战士的铠甲!那件由无数白骨铸成的铠甲是如此坚固,坚固到足以抵挡冰爆与雷击。

精美的冰霜长矛在高阶女巫手中化作冰渣,四溅开来,艾琳只觉得眼前一黑,那头双眼闪烁着红光的巨熊从侧翼狂奔而来,一把撞倒了虚弱不堪的她。

再次准备起身时,巨熊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染血的尖牙猛的朝女巫脸咬去。空气中传来了皮肉被撕扯,骨头被咬碎的声音,活了一百多年的高阶女巫便这样,在无力的挣扎中渐渐死去。直到巨熊乌索克的脸沾满了吸血鬼恶臭的血液。

“北境联军,进攻!”

火红的晚霞下,罗德高举战斧大吼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