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弘 刘诗诗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炼丹师,据忧天所知,除开先天灵魂强大之外,还必须要成为一名真正的仙师,并且,在成为仙师之后,你想要成为一名炼丹师,那就至少还需要在导师手把手的教导下,初步的将炼丹术学会,而这个叫做学习阶段。

一般无人指点的,仅靠书本或者偷学自学的,可能一辈子就停步于学习阶段,就算以后到仙师境界,灵魂到了一转境界也无法直接跨越,还是得重头再来!

而学习阶段呢也有测试,等级徽章分配,要不说炼丹师是高贵的生物呢。就算你是学习下品炼丹师,那怕你就是一个普通凡人,但是那那炼丹师实力摆在那里,你也比一个炼体中期甚至后期的强者高贵得多,这!就是炼丹师的魅力!……

忧天正无聊的发呆打发时间,心里貌似有些忐忑,虽说自己只学习了半个月,但是好歹也看过山水老头炼制了数十炉丹药,而自己的jīng神境界也顺利破入凝元初期,也有了元力,也就是说自己有了炼丹师殿堂的一把钥匙。

虽说炼体期的也可以成为炼丹师,不过那一般都用材火或者地火,而不是靠己身的火焰来维持炼丹需要的火候的,有时候还不好掌控,一不小心便丹毁鼎爆了。

所以说一般得到认可的炼丹师,一般修为都在凝元境界以上,要不灵魂力量在凝元境界以上。修为是指元力,灵魂是指jīng神。元力是原料,jīng神是程序控制,元力也可以转变为控制,jīng神也可以转变为原料,只不过那是有所成就的强者能办到的了。

修为到了灵魂不一定便到了,修为是靠修炼,jīng神则是靠吞噬,吞噬天地间的电波,灵魂的开发,一点一滴的壮大,每一点的壮大都如同从万针上爬过一般,所以说真正的炼丹师稀少了。

忽然一道略微蕴含着许些冰冷的淡淡声音,忽然的在忧天身后响起。

“老师,抱歉,我来迟了。”

突如其来的冰冷娇声,犹如那雪山上雪岩互相敲击的清脆空灵声响,颇为的动听,至少,在这声音响起之后,忧天发现,大厅内的青年,至少有一大半,将略微有些炽热的目光,投向了他身后。

抿了抿嘴,忧天也是有些好奇的缓缓偏过头,望着那从大门处优雅行进的银袍女子,眉尖微挑,目光中隐晦的掠过一抹惊艳,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姿态的女神?

大门之处,一位身材修长,眉眼清澈得如雪山上的冰冷清泉一般,jīng致的柔美脸蛋,细长的秀眉,修长玲珑的身子之外,穿着一套紧身的银sè裙袍,银sè的衣物与那如温玉般的肌肤互相印衬,更是让得女子多出一分难以掩饰的特殊金属般的冰冷与风情,最让得人诧异的,还是这位银袍女子,竟然拥有一头长长的垂腰青黑sè发丝。

这种青黑sè,并非那种因为什么病症或是眼花而变异出来的青黑sè,轻柔如墨丝,飘飘荡荡,反而让得银袍女有种奇异的吸引力。

目光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忧天心中惊叹不已,难怪此女能让得大厅内部的大多人眼光火热,这般风情与气质,倒还真的算是绝佳。

目光扫了扫,忧天便是缓缓的收回了目光,微微侧过身子,非常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来袁弘 刘诗诗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现在忧天知觉了许多,控制力也出奇的顽强,定力也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要是在地球的时候,恐怕不得盯看好一半天,估计就算跟着到了她家也不足为奇。而有些野狼恐怕忍不住干起了一些不正当的龌鹾行为与行动,这是一个悲剧中的杯具。然而此时此刻此景,忧天却没有流口水?不是吧?忧天自己也纳闷了。

银袍女子缓缓走上,目不斜视的从忧天身旁走过,径直走向加纳。

站在一旁,忧天轻嗅了嗅她走过之处所遗留而下的一股淡淡体香,心中笑着赞叹了一声:“极品!此地空余人间仙女香,萦绕心间留恋芳香漫。”

“老师!”来到加纳面前,银袍女子jīng致的脸颊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霎那间的笑容,就犹如那冰山上盛开的雪莲一般,让得人大生惊艳之感。

“呵呵,你可终于来了,腊山这老家伙可早就等不及了。”目光泛着柔和的盯着面前的得意学生,加纳欣慰的笑道。

“腊山大师!”银袍女子微偏过头,对着一旁翻着白眼的腊山微微行了一礼。

“青霜丫头还是这么懂礼貌,比我那…咳,好了,好了,来了就快开始吧。”笑着点了点头,腊山回过头,却是望着自家学生那撅起的小嘴,不由得摇了摇头,赶忙改口道。

微微点了点头,青霜在众人的注视下,也是行进石台之中,她与方承之间,刚好只相隔了一个空台子。

两人目光对视,都是隐隐的有些火花闪烁,看来,她,他们两人之间,似乎也并不是一团和气。

“哼,待会可不要又炸鼎了,你自己失败没关系,别打扰到我了。”白皙的手指狠拍狠的了拍面前的统一型号的药鼎,方承鼻一挺,轻哼道。

“我想,即使没有干扰,你失败的可能,也应该不小。”青霜淡淡的笑道,虽然她表面上看似有些冷冰冰的,不过对于这和自己竞争了好几年的对手,她依然难以保持绝对的平静。

“咳,好了…”望着考核还未开始,两人之间火药味便逐渐浓郁起来,加纳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着一旁的忧天笑道:“小家伙,你去那里吧,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现哦,呵呵,不过若是失败了也没关系,你可还有大把的时间呢。”

听他话语中的意思,似乎对忧天顺利通过考核的期望并不大。

耸了耸肩,忧天顺着加纳的手指指处看去,却是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发现,他的位置,正好是那两位火药味正浓的女人男人的中间。干嘛?当电灯泡?貌似成了专业的了。

正在彼此针锋相对的一男一女,听得加纳的安排,都不由拿眼睛瞟了一眼忧天,虽说忧天算不上是那种英俊得几乎会让女人看上一眼就会倒贴的绝世美男,不过至少不会让人看着心生厌恶便是,所以两人倒未出口反对,随意的瞟了瞟后,便是收回了目光,开始检查着石台上的炼药器械。

无奈的摇了摇头,忧天无视于后面那几位年轻同行shè来的嫉妒目光,慢吞吞的走进石台之中,眼角在两边各自扫了扫,青霜那独特的美丽风情,倒让得他心里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也是开始检查着石台上的工具。而方承却没怎么在意,只是狠狠的瞅了忧天一眼,在忧天眼里翻译出来的意思可能就有些不同。——喂,喂!我的女人,你可别乱打主意啊!

学徒炼丹师的基本条件,是必须单独的成功炼制出成形的丹药,至于方法就随便了,而至于是何种丹药,这倒可以随炼丹师公会来设定。

忧天拿起石台上的一张羊皮纸,然后看了看,这张药方,是一种名为回灵丹的丹药药方,这种回灵丹的效果,能够让得服用之人在极短时间内恢复巅峰状态,这种丹药,在没有转品级以上的丹药中,虽然只能勉强算是排行下游,不过对于第一次来考核的新人来说,却是无疑是有些难度。

手掌拿着回灵丹药方,忧天目光向左右瞟了瞟,却是发现,似乎每个人所拿到的药方都各不相同,而看旁边方承与青霜的神sè,似乎对自己所需要炼制的丹药,信心颇足。

“这老头难道是故意刁难我不成?”心头嘀咕了一声,忧天瞟了一眼那笑容满面的加纳,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将目光投向石台。

在石台之上,这种回灵丹所需要的药材,也是被整整齐齐的备了三份,也就是说,如果谁在炼制中将这三份药材完全使用殆尽并没有炼制出完好的丹药,那么考核也就宣告失败。

药材一旁,还摆放着几只sè泽颇为不错的玉瓶,想来应该是用来最后的装丹之用。

目光初略的将石台上的大致东西扫过,忧天心中缓缓的定了几分神,以他现在的炼丹术,想要成功炼制出这回灵丹,似乎还没有尝试过过。

由于此时还未有人宣布考核开始,所以忧天的目光,随意的在两边扫了扫,目光粗略的扫过两人石台上所摆放的药材,忧天抿了抿嘴,经过山水老头的熏陶,现在他只是略一扫过这些药材,便能模糊的猜到她们究竟是想要炼何种丹药。

“创伤丹,淤血丹…我靠,为什么就我的药方要困难些?”忧天心中不满的嘟囔道,他的回灵丹与青霜,方承的药方比起来,无疑是最为困难的一种。回灵丹是凝元期以上才能用上的,像仙师一般都用转丹,甚至一转的回灵丹,而创伤丹,淤血丹呢?不过是炼体期经常用的。

“妈的,这两个老家伙以权谋私…”无奈之余,忧天只得在心头狠狠的将加纳与腊山两人诽谤了一番。

“检查完毕了吧?如果没问题的话,那么…考核开始!”

目光在石台中扫过,见到无人发言后袁弘 刘诗诗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加纳手掌一挥,一股劲气便是透掌而出,最后砸在大厅顶部的古朴铁钟之上,顿时,清脆的钟吟声,便是在大厅内飘荡荡的响了起来。

听得钟声响起,石台内,除了忧天之外,所有的考生,都是将手掌迅速贴在了药鼎的火口之上,体内元力狂涌而出,顿时,随着噗噗的几声闷响,药鼎之中,都是烧腾起了火焰。

这种药鼎是特殊为学徒期预备的,只要发出少许元力,那便是能催发鼎内的火灵石内的火焰而提供内力不足。

当药鼎内的火焰腾烧起来之后,石台的外部,竟然开始缓缓的升起一圈透明的光幕,光幕成正方形之状,将里面的考生,全部的包裹在其中。可能是为了预防炸鼎而准备的吧。

随着光幕护罩的开启,大厅之内的窃窃私语便是完全的寂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是全神贯注的紧盯着石台中考生的动作,偶尔瞧见控制力颇为不错的新人,他们则会暗暗的点头。

站在石台处,忧天四处的转头望了望,发现所有人药鼎之内的火焰,都是淡黄sè的,看来都是通过催发火灵石而得来的火焰,能够靠内力支持炼丹的或许只有在凝元后期以上了吧。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