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个网址大家懂的

进了电梯之后,白秦川回想着之前和张斐然之间的对话,还明显感觉到有些郁闷。

自己表面上看似是顺嘴一提,实则有些许挑拨离间的意思在其中,结果就被这个女人极为准确地抓住了漏洞。

不愧是心理学专家,软刀子也能杀人。那简单的一句话,便充满了敲打和警告的意味。

“苏锐的红颜知己,个个都是这般妖孽的吗?”白秦川摸了摸鼻子,随后在自己的脸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巴掌。

这不是他想要找到的感觉,太被动了,也太缺少尊重了。

也许,是因为他一直苟着,苟了太久,才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这样每天都低调着,总是选择退让,别人总以为他是个对权力完全没有欲望的人。

可事实上,并非如此……白秦川想要的东西其实很多。

苟着到最后所获取的胜利,好像并不如那种大开大合的过程来得酣畅淋漓!

白秦川打开了手机,找到了一张图片,随后,他看着这照片,陷入了沉思。

这张照片,拍的正苏锐那位于巴托梅乌港的铜像,周围人头攒动,有的人在专心拍照,有的人在虔诚祈祷,有的则是在……抚摸。

总之……万人敬仰。

没有男人不渴望那种崇敬与崇拜相交织的目光。

对于很多男人而言,“权力”与“声望”仍旧是最好的春-药。

“人善被人欺啊,还好我不是个暴脾气,不然肯定和张斐然当场翻脸……”白秦川自嘲的说了一句,好像要通过这句话来给自己找回场子。

走出了餐厅,望着外面的夜空,白秦川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好久没有挪动脚步。

“该做出改变了。”白秦川的眼睛里面反射出星光,自言自语:“蒋晓溪,谢谢你打醒我。”

…………

张斐然当然知道苏锐已经回来了,因此白秦川的挑拨离间根本不可能成功。

“我刚刚遇到白秦川了,感觉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张斐然给苏锐发了个消息。

这是女人的直觉,往往精准无比。

“你和我的判断是一样的。”苏锐说道:“我之前没打算答应和他吃饭,但是现在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去。”

张斐然曾经是心理学专家,当年在米国的名气可不小,有她在身边帮助自己做一些判断,苏锐也能更放心一些。

“好,要我来跟他约时间吗?”手机的这一端,张斐然已是笑靥如花。

她现在三十多岁,正是最有女人味儿的年纪,配合上高知女学霸的身份,更容易对男人形成极致的杀伤力。

“你来跟他约时间吧,记得挑首都最贵的饭店,狠狠地宰白大少一顿。”苏锐笑着回复。

手机这边,张斐然看着屏幕,简直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轻快的要飞起来了。

苏锐让她去主动联系白秦川,并且带她一起出席饭局,这无疑表明了一点——苏锐要再次帮张斐然站台!

这对于张斐然以后在首都的一些行事,都会起到极大的便利作用的!

就像这次收购某品牌旗下的所有商场,如果没有苏锐的光环加持,张斐然恐怕不能那么顺利的将这笔收购案做成!不然的话,对方还准备漫天要价呢!

当然,这并不能够说明张斐然狐假虎威,而是苏锐默许之下的资源合理利用。虽然不能拉虎皮做大旗,但总不能当一个被人狠宰的冤大头吧?

至少,如果张斐然能陪着苏锐一起出席这次的饭局,那么就在所谓的上流社会里证明,她是苏锐的女人。

哪怕双方还并没有产生什么“特别实质性”的关系,但这已经足够了!

…………

两天后的晚上七点钟。

首都某个最著名的观景餐厅被包下来了,如果没有雾霾的话,从这里可以俯瞰半个首都。

“呵,白家大少爷真是大手笔,把这里包下来得不少钱。”苏锐笑着说道。

他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整个人的状态都很放松。

这两天来,他仍旧过着宅在家里每天抱娃冲奶粉的生活,远离了那些刀光剑影,感觉很安宁。

张斐然则是穿着白色的礼服长裙,踩着一双水晶色的高跟鞋,常年练习瑜伽,让她的身姿无比挺拔,很是吸引眼球。

这一身白色长裙,和苏锐身上的那套运动装有点情侣配色的味道。

“我订的地方,说好了要狠宰白大少一顿的。”张斐然挽着苏锐的胳膊,巧笑倩兮。

像她这样的高知女性,偶尔眼中流露出慧黠的光芒,会显得更添迷人魅力。

两人并肩落座之后,小声的交谈十来分钟,白秦川才来到。

“锐哥,斐然姐,不好意思,来晚了。”白秦川穿着一身休闲西装,落座之后就把外套给脱了,然后掏出纸巾擦着汗:“首都这破交通,实在是太堵了。”

张斐然微笑着问道:“怎么,秦川你就一个人来啊?晓溪怎么没来?”

其实,这一点倒是没有出乎苏锐的预料,他本来也猜到了蒋晓溪不会来。

两人如果见面的话,绝对会在私下里,而绝不会选择这样的场合。

“晓溪最近不是刚刚把国际贸易那一块的业务给拿过来了吗,那部分的工作量太大了,白凌川那小子不知道挖了多少填不上的坑,国际业务虽然赚钱,但也真的是烫手山芋。”

白秦川丝毫不在意把家族内部争斗的事情说出来。

“蒋小姐,恭喜。”苏锐闻言,眸光微微一凝。

他这一句话是在心里说出来的。

苏锐知道蒋晓溪嫁入白家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对于后者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取得如此之大的进展,苏锐还是有些意外的。

白家的国际贸易业务非常红火,每个月的流水很大,在家族所有生意中占有很大的比例。

蒋晓溪在和白秦川领证不久,就已经往前迈进了这么一大步,着实是一件让人很惊喜的事情,这代表着她在白家开始慢慢的站稳脚跟了。

“你们准备要孩子了吗?”张斐然笑吟吟地问道:“我想,白老爷子肯定已经着急要抱重孙子了。”

“老爷子着急也没用啊。”白秦川不自觉地咳嗽了两声:“我们两个现在都想以事业为重,不想那么早的当父母,完全没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苏锐笑了笑,而张斐然则是看了苏锐一眼。

她眼神之中的意味很明显,苏锐对视了之后,就看明白了。

张斐然想要表达的是……白秦川两口子的感情可能不太好,而白大少明显在用咳嗽遮掩。

这心理学专家可真的不是浪得虚名,有张斐然在旁边,苏锐也放心了许多。

“锐哥,跟我聊聊你在非洲经历的那些事情呗?”白秦川主动给苏锐和张斐然倒上红酒:“听说这次在乞力马扎山脉里打得挺激烈的。”

苏锐微笑着看着白秦川,说出了和张斐然之前几乎一样的话:“你知道的挺多的啊,这么机密的事情你都了解。”

“锐哥,其实我也没有刻意打听,虽然我在国安里面有几个兄弟,但是他们的口风都很严实,一旦事情涉及到机密,半个字都不会透露。”白秦川说着,端起高脚杯,跟苏锐和张斐然碰了碰:“锐哥,你也知道的,我在非洲还是有一些关系的,这次的事情动静不小,打听起来并不困难。”

苏锐这才想起来,曾经白家在非洲也是有一支战斗力强悍的私兵的,只不过后来被标准烈日给团灭了,惨之又惨。

“主要这次的事情确实涉及到了国家机密,没法细说。”苏锐答道:“毕竟,有些境外势力总是对我们虎视眈眈,时不时地想要坑我们一把。”

白秦川听了之后,很隐晦的打听了一下:“那么……晓溪现在负责的国际贸易板块,她还想往非洲那边扩展一下业务,这时候合适吗?”

“当然合适,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苏锐说道。

对于蒋晓溪,他自然是愿意帮助的。

“锐哥,你这句话简直值一千万。”白秦川说着,端起了酒杯。

“秦川,咱们有点生分了。”苏锐也拿起酒杯,碰完之后,一饮而尽。

白秦川闻言,手一僵硬,杯中的酒差点没洒出来。

他完全没想到,苏锐竟然如此的开门见山。

不过,张斐然在一旁听了,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微笑。

在她看来,苏锐这句话虽然是要将白秦川的军,可是却有点罔顾事实了……他和白秦川可从来都没有亲近过啊。

“锐哥,其实,最近这两年所发生的事情,实属无奈。”白秦川忽然觉得,苏锐这么说,难道是要主动和解的意思吗?

“其实,我这两年,因为某种原因,是有些刁难白家了。”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声,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原因,这一声轻叹里面已经包含了许多的情绪了。

张斐然哪怕精通心理学,此刻也有些分不清真假,不禁在心底给苏锐竖了个大拇指。

“锐哥,你说的这是哪里话。”白秦川闻言,连忙说道:“都是白家的一些后代太不成器了,总是去招惹你。”

“是啊,白家的人,怎么这么不成器呢?”这时候,一道声音从餐厅门口传了过来。

一个身材颀长的青年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昂贵的定制西装,看起来精神十足。

苏锐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贺天涯?”

喜欢最强狂兵请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最强狂兵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